【随笔】那些青春岁月

2016-04-11 09:41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如果真的有时光机,你会忆起哪些过往,回到哪段时光呢?岁月荏苒,有人正年轻,有人正苍老。想忘记的不想忘记的,或者该忘记的不该忘记的,都已经从时间的歑隙中悄悄溜走,葬进青春的坟墓。我们站在墓前,献上一束花,来祭奠那些正悄悄流逝的青春岁月。

那些年,那些女生

以前,我常常羡慕那些被家长和老师要求要避而远之的“坏女孩儿”。因为她们的生活在我眼里就像一瓶可乐,轻轻一晃,就会翻涌起无数的泡沫;而我的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无色无味,单调得几乎让人反胃。

那些女生,她们从来曾不忌惮和男生一块翻学校的大门逃课一整天,哪怕把一个耳朵上的四个耳洞全部暴露在阳光下她们也依然走得四平八稳,“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对她们来说似乎太过矫情,也许她们更喜欢称其为“一次说走就走的流浪”,尽管这可能只是“离家出走”最文艺的表达。然而,她们敢想敢做,敢做敢当,她们无所畏惧,在属于自己的青春年华里尽情挥洒着汗水和泪水。多少年以后,她们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岁月,会觉得丰富 。然而把日子过成一杯白开水的人,以后回忆过往的时候多少会觉得有点悲哀和惋惜。

在那个女孩子被爸爸妈妈教育要做“淑女”的年纪,她们却乐意去做“反面教材”。然而在所有大人都说她们叛逆、不懂事的时候,许多女生,却在默默地仰望她们,就像仰慕奔赴前线的女英雄。

那些年,那个男生

很久以前看过一篇题目为“苍耳”的文章,讲的是一个小男孩为了吸引自己喜欢的小女孩的注意,便总是“欺负”她,那些时候,小女孩简直恨透了他。然而多年以后,变成大孩子的男生却鼓起勇气对女生说,其实当年那样欺负你,仅仅是因为喜欢你,但是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对你的这份感情。就像苍耳,它粘在你的衣服上,通过让你厌恶而得到你的关注,但是它从来不曾伤害你。 读罢这篇文章后,我便忆起来那个痞痞的男生。他吊儿郎当,学习成绩在班里永远排倒数,这个男生,曾经是我年少岁月里的一个噩梦。每天放学回家,他总是会从某个角落里蹿出来,挡住我的路,最常见的把戏就是抢我的书包。所以每到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就开始提心吊胆。为了躲他,放学的时候我要么马上走要么拖几分钟再走,并且还得和其他同学一块走小胡同回家。尽管这样,我依然摆脱不了他,每周我总有两三天的时间是哭着回家的。不得已,我只好厚着脸皮一次一次地把他的“劣迹”报告给老师,他才终于有所收敛。

很久之后,故事的发展如同《苍耳》这篇文章里写的。他后来跟我说,当时怎么那么傻,费劲心机地欺负你,让你讨厌我,其实仅仅是为了让你注意我。 该怎么说呢,其实你很可爱,苍耳先生。

那些年,那些信

我记得有那么一段时间,交笔友这件事甚是流行。因为当时还是初中生的年纪,大部分都是刚开始接触QQ而且并没有很迷恋。所以,那个时候最流行的交流方式就是写不用到邮局去寄的信。

我记得当时一到大课间,几乎可以把所有的学生大致分为三类:即将去送信的,在去送信和送完信的路上的,以及已经送信回来的。我也有一个笔友,对方是一个人缘很好的女生,而我因为笔友这一特殊身份对于她来说可能多少有点与众不同吧。因为信件太多,我用了一个盒子(这个盒子我现在还保留着)来专门盛我们的信。当然,大多数人都有这么一个盒子。然而,当我们把这个盒子当宝贝的时候,却未曾想过它有朝一日会成为潘多拉魔盒。

上午第二节课结束后是跑操时间,当所有同学都离开教室后,班主任就会趁机到教室去搜违禁物品。其实班主任主要是想搜手机,打火机和香烟,带走我们用来装信的盒子完全是顺手牵羊而已。然而,这些盒子里通常都藏着秘密,譬如A喜欢B而B不喜欢A,C和D在一起了,E和F吵架了要分手,诸如此类。后来,一波又一波的学生被“请进”办公室,然后就是一波又一波的小情侣“被”分手。

后来,我常常想,老师看那些信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他们会不会忆起自己学生时代的青春岁月,然后感慨自己已经老了呢?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永远有人在不断重复这这句话,不管他们是20岁、30岁还是40岁。然而不识愁滋味的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光已一去不复返,你意识到自己的衰老,所以为了疯狂而疯狂,于是疯狂,便失去了它最真实的色彩。《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有句台词说,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某些人和事,某些言语和经历,还有曾经那些纯真和青涩,全部浓缩进“青春”这个词,我们怀念的,正是我们已然逝去的;而将会怀念的,正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