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人生人生奈若何?

2016-04-12 07:50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卞之琳说的好,人生只不过是孩子手中一颗不经意间的石子,随意的投向了人间。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在百岁人生中激起多少涟漪和波澜。生命的轨迹我们无从把玩,上帝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石子而已。

灰蒙蒙的民国时期,窸窸窣窣的小雪沉寂了整个时代。一个小孩子的血滴沾染了整个天空,滴滴答答拖延了半个多世纪的光阴。灯下的夜光杯苍老了曾经的兰花指,不经意的、不友善的一位过客削去了霸王的怒吼。以断指染残雪开场的戏剧,最终以断指谢幕。从民国时期到抗日,从国民军到解放军,从“双百”到“样板”,从登峰造极到低到尘埃,从小豆子到程蝶衣,人生百态,该有的不该有的,他都经历了。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从一句台词的转变到一个人生转变。戏里戏外,无从辨别,戏亦他,他亦戏,台上台下,终我一生,缺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是完整的一辈子。戏造就了他,亦毁灭了他。从无形中的兰花指,小碎步,到完全依赖于另一个男人。“我就是愿意演虞姬。”日暮之年,依然如故。艺术的魅力就是如此次的伟大,伟大的令人生畏。友情可以升华为爱情,但爱情却似乎不可以液化为友情。跨一步就是万丈深渊,没有退路。如果在那个蒙蒙的日子,他没有被送到这里,我们不知道,或许他就不会是这样一个不被理解的人。

艺术没有国界,艺术也没有对错,更没有好坏之说。一位艺人,就是要把艺术的精粹展现给观众。但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艺术戴上了政治的帽子,观众要分是不是敌人,故事要分革名反革命,才子佳人是迂腐,霸王不得怒吼,宝剑是反动毛泽东……他们被批斗,被抄家,被劳改,被放逐……戏子不能唱戏,却要耕地,打磨夜光杯。曾经红极一时的《霸王别姬》,被遗忘在时代的尘埃里。不禁想起曾经的天才诗人穆旦,不能写诗;被预言的七月派,毁于一旦……多少艺术界的天才无缘由的被埋没,无一不令人潸然泪下。他们只不过是历史洪流中的一叶扁舟,被戴上了政治的镣铐。程蝶衣,无疑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原型。那一段历史,就如同老舍在《四世同堂》中描绘的一样,风云变幻之快,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一家人就是一部中国近代史。而程蝶衣一人就会一部中国近代史,可是终究人的思想赶不上时代的思想。视京剧如命的他,不懂得《兄妹开荒》这样的剧本怎么可以登的了台,怎么可以算作是艺术品;在师傅的毒打中成才的他,不认为师傅惩罚弟子是犯法一说。

如今我们从小接受民主的熏陶,我们知道,平等是时代的进步,我们追求民主,追求民权,我们批判封建等级。可是他们,他们他们怎么理解的了,就像莫言《生死疲劳》中的主人公,自认为自己一生勤勤恳恳,赚得一份家业,救济穷人,收养了快要冻死的蓝脸……,却惨遭批斗,被枪毙,冤枉的很。他们没有错,却饱受时代的摧残,只是错在自己生错了年代。

夜幕之下,故友重逢,往日的恩恩怨怨如同昙花一现,一切已经透彻,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激烈陈词,有的只是时光下的泪眼朦胧。古往今来,我们聆听多少人生的悲欢凄苦,我们感叹多少人生的酸辣无常,真实的,不真实的,再多,也只是徒劳的一声叹息,我们还是不能够完美地过完一生。人生人生奈若何?

(李霞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