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十九朵玫瑰与一把青菜

2016-04-13 10:35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精致的激情与清淡的日常,小爱的甜蜜与大爱的深沉,都将在生活的大锅里,煮成一碗鲜美的汤。

  ——题记

  “妈妈,这是今天图画课老师教我画的花,你看好看吧?”

  她把手从盛着青菜的水盆里抽出来,在腰间的毛巾上裹了两把。接过儿子手中的画,她一向平静的眼角却抽动了两下。

  她笑笑,把画还给儿子:“又红又鲜亮,这花真好看!晚上奖励你吃炒鸡蛋,现在先去做作业吧。”儿子一听到“鸡蛋”,乌黑的眼便开始放光,他挥舞着手里的画,蹦蹦跳跳地就往屋外走。临走时还不忘解释:“这画就是今天的作业,我去交给我们老师。这次我才不要当二十名啦!妈妈,晚上咱们喝鸡蛋汤吧,你做的鸡蛋汤最好喝啦!”

  她无奈地笑笑,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慢,显然有什么东西把她的记忆勾到遥远的地方去了。

  儿子画的是玫瑰。

  当初自己嫁给他,也是因为玫瑰。

  与他相识的第三年,在一个清凉的夏夜,他穿着素净的衬衫,手中抱着十九朵玫瑰组成的花束单膝跪下。她的脸一阵发烧,迷迷糊糊就点头了。她父亲知道这件事后气得要死,一口一个“穷山沟”、“王八蛋”,眼中的火直要把那个穷小子和不孝的女儿都烧成灰。她爱父亲,可更舍不得他。她知道有弟弟,爸妈不会太孤单。所以一咬牙,她就跳上西行的列车,离开了养她二十一年的家。

  有次她与父亲争辩;“他穷,但他爱我,打工那么累就为了买告白的花。他又聪明刻苦,以后会有出息的!”那时,父亲用布满血丝的眼瞪着她:“可你跟了他一定会吃苦受罪!”果不其然,他很有才华,一张学历和一沓卡上红戳的证书羡煞旁人,几个有名公司抢着要他。他也真有志气,工作了一年,考了一张教师资格证,就带着同样热血沸腾的她,在一个比他家乡还穷困的山沟沟里扎根了。

  山里穷,但他自己不吃也不会让她饿着。他疼她,有时也淘弄些山里的新鲜事物送给她,毛绒绒的狗尾巴花戒指、活蹦乱跳的蝈蝈,都让她欢欣不已。可热乎劲一过,也就那样了。

  又过了有两年吧,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受不了了。原来告诉自己说是绿色食品的青菜,现在她只觉得像泔水,闻着就犯恶心。小时候一直厌恶的鸡蛋猪肉,现在反而天天做梦都见着。她想走。是的,只是她自己。因为她知道自己说不动他。自从他在这里教学生,他的心一大半割给了孩子。别说玫瑰,蝈蝈野花之类的小玩意,家里也少见了。他还经常带孩子来家里辅导功课。“可真是家也成别人的了!”她愤愤地想。一次,前村的李大夫来接他闺女,看她难受得紧,就替她把脉,这一把可不得了,把出她有孕的消息了!

  有了孩子,她原本有些摇摆的心就定下来了。这心一安定,就定了七八年。这些年,她看着儿子吃着青菜,由一个皱巴巴的婴儿长成一个了结实的男孩。她心里欢喜,很多事也就看开了。她甚至还挺喜欢这里的山山水水,这里脸儿红扑扑的孩子和他们憨厚的父母。

  但她心里有个疙瘩。他对她还是那么好,小惊喜却很少出现了。她不否认现在的生活是幸福的,可她觉得有什么很宏大的东西压在心上,又有什么很细小的东西被从心里挖出。她觉得难受,呆呆地看着盆中的一片翠绿,似乎想从那片青菜叶里看出一朵花来。一口气憋在心头,压得她想哭。可一双柔软的手覆上双眼,把眼泪生生按回了心里。

  “猜猜我是谁?”软糯又带点淘气的童音。

  “呵,一只叫小君的小鬼。”笑意漫上她的唇角。

  “不不不,我是一个巫神!”声音又带点气恼。

  “好好好,巫神巫神干什么?”

  “大娘你真是好运嗬!”

  “那我好运在那里?”

  “你看见的都会成真咯!”

  “我看见的东西有很多。”

  “是最可爱的小君给你看的那一个!”

  “哦,这样……什么?”她吃了一惊,然后听见儿子得意的笑声。儿子放下手,她眼前的世界先是清晰,接着就燃烧起来。

  玫瑰。十九朵玫瑰。十九个孩子,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团火。

  “妈妈,生日快乐!这是我们班十九个同学送你的礼物!”

  “生日快乐!”十九个孩子的声音并不整齐,但清澈就像奔流的小溪。她就要溺死在溪水的甘甜里,可她还有疑问:“这花,这花是从哪儿来的?”儿子只知道她的生日不奇怪,送礼物也不奇怪,可是这花……

  “我们一起种的!”“去年自然课,老师给了我们好多种花的种子。”“它真好看。”“我们这从来没见过这种花!”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嚷嚷,她觉得脑子有些乱。“吱呀”一声,木门打开,满身风尘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一进来就愣了,傻傻地望向自己的妻:“你,你怎么不在厨房啊?我……”没有人回答。

  别人比他更呆,因为他右手提着一把新鲜的青菜,左臂却揽着一束鲜红的玫瑰,不多不少,十九朵。

  他看着妻与孩子们,倒比他们先反应过来。他走到她面前,拉起她略显粗糙的手,将玫瑰递过去,脸上依稀是那个夏夜的笑意:“生日快乐。”

  还是没人反应。

  “呃,这个没浪费钱,是我用从城里带的种子种的。可纯天然呐,和小青菜一样无污染的。”他开始解释,甚至开白烂的玩笑。可眼前人还是没回应,这让他有些慌了。

  “我,我去炒鸡蛋。”她夺过他手里的青菜,风一般奔向厨房。她觉得自己在发烧,脑袋有些迷糊。明明他身上没穿素净的衬衫,没说让人心跳的情话,也没肉麻地单膝下跪,是自己的脸皮被这大山的风吹薄了?

  身后依稀响起儿子的呼喊:“妈,人挺多的,烧鸡蛋汤吧。别急,我们一会儿帮忙去!”这臭小子,他下午说要喝鸡蛋汤,自己就该察觉了。不过,老的更可恶!这个狡猾的家伙,到底瞒了自己多久啊!

  炉子不一会儿就点着了。她坐在灶前,耳畔是温柔的喧嚣。有人在洗菜,有人在运水,有人在劈柴。有大人在询问小孩那令他诧异不已的事情,有小孩在抱怨大人为什么不和自己一起行动。灶里的烟熏得她眼睛发酸,刚刚被人堵回去的泪,现在是真的止不住了。

  他带来的那把青菜,已经被洗好放在灶台上。她把青菜洒进飘着蛋花的锅里,被顽皮的小鬼有意无意掺进去的玫瑰花瓣也在水里翻滚。

  夏夜清凉,淳朴清涩与馥郁甜美的芬芳交织,在光辉流丽的月下缓缓流淌。

(张潇文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李霞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