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理工科大学生的阅读之路

2016-04-21 10:04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时间都去哪儿啦?

“课满为患”“作业如山”是对张瑞一天最好的概括。在全天满课后,昏昏欲睡的张瑞依旧在图书馆与高数练习册“奋战”着,一本钱钟书的《围城》被他压在书包的最底层。

理工学霸的困惑?

作为一名高标准要求自己的“全能”学霸,胡勇将自己所有的课余时间都投入到各种竞赛和科技创新活动中。“这些对我们的专业学习有帮助吗?”看着相约去图书馆借课外书的舍友,正在写结题论文的胡勇有些疑惑。

读名著不如做高数?

晚上十点,洗漱完的李凌,翻起刚从图书馆借来的《百年孤独》。看了三页,就感叹了一句——“唉,好无聊”。李凌娴熟地打开朋友圈,放上这本书的照片,并配上了文字——“头好痛,果然读名著不如做高数。”不一会儿就收获了几个赞……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石油大学图书馆推行了一项革新性举措,以陈列书单的形式号召全校师生加入阅读行动。书单里既有《左传》、《三国演义》等中国传统名著,也有《神曲》、《忏悔录》这样的西方经典。在这项阅读活动中,许多理工科学生并没有感受到读书的“悦”感,而收获得更多的是“无”感以至“苦”感。

大学应当是与阅读最为接近甚至是融为一体的地方,然而对于大部分理工科学生而言,阅读似乎正在与他们“渐行渐远”。许多理工科学生正在陷入一种“阅读艰难”的怪圈。

 

难度系数1:游戏、韩剧,我最爱!

“我同学是电气专业的,她平时只读一些类似青春文学的当代流行作品,像我们在文学课堂上学到的《安娜▪卡列尼娜》、《红楼梦》这样一些长篇的巨著,她觉得太长,太枯燥,基本没有耐心读下去。”刚从图书馆借了一本《红楼梦》的唐敬雯这样回答。

经济管理学院的李怡含表示,平时的课余时间大部分都用来追韩剧,看书的时间很少。“现在手机电脑诱惑太大,零碎的时间都消磨在这方面,静下心来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王飞补充道。

除此之外,“课太多,没时间读书”,“没有读书的氛围,不想读”,“读不下去,不喜欢读书”等言论也是在做随机采访时听到最多的回答。当提到平时的活动内容时,“写作业”、“玩手机”、“打游戏”、“追剧”这样的回答占了很大一部分。

以上同学反应的并非个别现象,而是理工科学生阅读时存在的普遍现象。济南大学的一项调查发现理工科学生阅读存在随意性的特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将阅读动机定义为充实个人课外时间,或者是仅从兴趣出发。因此,“娱乐性”成为阅读的重要选择标准。

“将要改编为影视剧的网络小说往往成为借阅的‘热门’。比如说《微微一笑很倾城》这本书分别在去年的9、10、11、12月连续四个月入选排行榜。”石油大学图书馆的张老师告诉记者。记者从图书馆查阅了2015年12个月份的书目借阅前十名的排行榜,文学类书籍上榜率为81.3%,管平潮的《仙剑奇侠传》、徐皓峰的《道士下山》、熊顿的《滚蛋吧!肿瘤君》、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等作品都曾上榜,而中国四大名著上榜率为零。作为一所理工科学生基数占80%以上的石油类高校,榜上图书的排名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理工科学生的阅读趋向。

“因为没有接受相关的学科知识,他们对书籍的判别力和领悟能力比文科生稍弱一些。”文学院的段京新认为理工科学生阅读更多的只停留在情节记忆和基本的感官愉悦,往往觉得‘热’书即好书,这使得他们的阅读具有随意性。

天津师范大学的卢翎教授指出,“当今大学生的阅读量普遍下降且阅读趋势快餐化、无厘头化、娱乐化,在此风气影响下部分学生对古籍基本不感兴趣”。

对于传统文化典籍,许多理工科学生表示尽管主观上想读,但客观上却存在很多问题。有不少学生指出“难以读懂”、“最大的问题在字词句理解上”,也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有心读而无从下手”、“该读哪些书都很不清楚”,另外还有些学生指出,“专业学习任务重,加上各种考证过级逼得我们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没时间读书也成为阻碍理工科学生阅读的重要客观原因。

关于校园内理工科学生的阅读现状,从化学工程学院转到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刘纯友有更深刻的体会。“由于理工科学生平时课业压力太大,他们更倾向于将阅读作为一种放松的手段。但事实上,真正的阅读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持之以恒的精神苦役,需要有阅、有读、有思、有悟。”刘纯友如是说。

难度系数2:专业、考证,我很忙!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在谈到技术文化给人的影响时说:“我们越来越满足图像的表象,越来越满足所谓的视觉盛宴,越来越满足了视觉给我们的感官刺激。但真正的内在的东西我们如何用心灵去接触他?”

不可否认的是,技术的进步和网络的普及正在改变当代大学生的生活方式。如今宅在寝室里上网打游戏的学生多了,校园里玩手机的“低头族”也多了,而静下来读书的大学生却越来越少。娱乐化、浅阅读的风气正侵蚀着大学的学风。

对此,中文系系主任魏学宝老师说,“虽然现在电子阅读很方便,但是我还是建议同学们每天能够拿出一点固定的时间,比如睡前,读几部经典的原著作品,尤其是一些大部头的书籍。

尽管如此,图书馆书单上的许多大部头著作却往往陷入少人问津的“尴尬”境地。“为什么不将书分类,分别向理科生、文科生推荐? ”来自石油工程学院的陈晨提出了疑问。几天前,陈晨根据书单借了一本《道德经》,现在他要把这本看了十几页的书还回去。

除此之外,应试考试制度和社会环境导致学生短期功利的心态过重,似乎也是造成理工科学生读书现状的不可乎视的社会原因。

近年来,每年大学生毕业人数均超过700万,预计2016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在770万以上,比2015年再增21万人,毕业人数增加与经济增速放缓对就业造成双向挤压。在巨大的就业压力面前,专业学习、证书培训等与实际利益息息相关的事情占据着学生们的大量时间。

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原院长、博士生导师芮必峰曾说过:“整个机制太急功好利,只训练如何应试。”同时,他觉得,现在大学生的理想空间被现实挤压,陷入阶段性的混乱在所难免。

哈佛大学哈瑞•刘易斯教授在其作品《失去灵魂的卓越》中提出一个观点,“大学教育在异化,包括欧美精英大学在内的很多大学,事实上已成为职业培训机构。”

而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也认为,“当前教育的异化之处在于:过份强调专业和职业训练,严重忽视人品养成和人格塑造,甚至完全漠视职业操守和社会担当。”

在这种情况下,阅读已经超越了阅读层面,成为一种人文教育的载体。

阅读难题,我们一起解!

苏霍姆林斯基说:“让学生变得聪明的办法,不是补课,不是增加作业量,而是阅读、阅读、再阅读。”

作家刘醒龙也曾表示,学生知识的获取与能力的提升在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阅读,但阅读的关键还是在于学生要自己意识到阅读的重要性。

“读书是一种情感交流活动,就算再忙,人也不能没有情感,不是吗?”石油工程专业的柏浩幽默地说道。

一年前的今天,柏浩还是一名“名副其实”的理工男,然而在选修了一门西方名著鉴赏的公选课后,柏浩逐渐被那些经典的文学作品所吸引。现在,柏浩做的最多的就是,看完一本书,静下心来去思考书中的内容,再与现实相结合,把这本书变为自己内心的“书”。

跟柏浩一样,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的赵志强对读书也是“由路转粉”。“读书能让我的内心得到满足,并能让我静下心来思考一些问题。”赵志强表示读书使他受益匪浅。

事实上,许多理工科学生已经逐渐意识到阅读的重要性,他们中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学校图书馆的借阅排行榜上。

对此,文学院的阎秀平老师是乐见其成的。“我觉得他们还是有这种阅读的渴望的,可能还不够,但是一直在努力。”阎老师认为理工科学生的阅读可能不是那么多,但是相关的社团和活动越来越多了,这也能够增强他们对人文知识的了解。最近,她正在为储运与建筑工程学院筹备一场“古风古韵”方面的讲座。

为了提升理工科学生的人文素养和综合素质,促进科学素养与人文精神的深度融合,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曾经推进过一项“小改革”,于2015年3月建立荟萃学院设立人文素养班。目前人文素养班共有学生103人,资源专业的申博恒便是其中的一员。申博恒向记者介绍了他在大二上学期学习的三门课程——哲学导论、国学智慧和艺术鉴赏,并表示收获颇多:“我通过学习这些课程掌握了比较系统的人文知识,满足了我的‘历史癖’,虽然课外的时间少了很多,但是我觉得是值得的。”

除此之外,石油大学图书馆也推出了一系列活动。公开月度借阅、入馆次数前十名的同学名单,并对优秀的学生给予奖励;每年4、5月份举办石大阅读季活动,包括征文比赛、好书推荐演讲比赛、电子书籍阅读等,形式多样。这些活动旨在鼓励大学生阅读。

近些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增长,政府也为此提出相应措施。自2006年4月开始,在中央宣传部指导下,原新闻出版总署会同中央有关部门以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为契机,连续10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爱读书,读好书”等主题鲜明、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全民阅读活动。

“书籍和阅读可以说是人类文明传承的主要载体,我希望全民阅读能够形成一种氛围,这是我们社会进步、文明程度提高的十分重要的标志。”自2014年起,李克强总理连续三年将“全民阅读”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阅读是人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们在书中畅游,与大师对话,与思想同行,开阔眼界,滋润灵魂,放大自己的人生格局。书籍为我们提供了在有限的生命和时空里尽情延展才能的可能,也为敦厚朴实的工科学校,注入了一种浪漫、博大的情怀。

(李霞 李雨薇 王珊 王博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