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读何其芳《预言》有感

2016-05-06 10:22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苦痛比快乐更能产生诗歌,好诗主要是不愉快、烦恼或‘愁穷’的表现和发泄”,钱钟书先生在他的《七缀集》中如是说。而在现代诗人所创作的与爱情有关的诗歌当中,我们不难发现,对于爱情道路中的苦闷与忧伤,是近代爱情诗感情抒发的主旋律。

不管是戴望舒的《雨巷》中那位撑着油纸伞的温婉的“她”,还是卞之琳《断章》中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你”,亦或是郑愁予的《错误》中容颜如莲花般开落的无名女子,她们对于诗人们来说,似乎都是美好却可望而不可即的。也许爱情就如何其芳先生笔下“预言中年轻的神”一般,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

相对于《雨巷》、《断章》这几篇对于伤感情调的抒发比较平稳的诗歌来说,《预言》中的情感表达明显是一个起伏变化的过程。从充满期待的等待,到邂逅“预言中年轻的神”时的激动与甜蜜,再到挽留的悲伤,最后到离别的痛苦,我们的心情似乎也随着诗人的心情而不断变化着。

在《预言》的第一小段中,诗人对于“年轻的神”即将到来的描写让读者仿佛置身于静谧而祥和的夜。“年轻的神”渐近的足音如夜的叹息,这足音中融合着林叶和夜风的私语,也融合着麋鹿驰过苔径的细碎的蹄声。诗人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满心欢喜地在心里默默地问道,你是不是预言中年轻的神?

而在第二段中,诗人对“年轻的神”的倾慕在言语的询问中表露无遗。你一定来自那温郁的南方,那的月光必是北方没有的清澈,那的日光必是北方没有的妩媚,那春风中的百花也必是北方没有的娇艳。我深深地爱着你,正如燕子痴恋着绿杨。我在你银铃般的歌声中甜蜜地睡去,这对我来说是怎样的幸福,以至于我觉得它如梦境一样不真实,所以我似乎记得,又似乎已经遗忘。

停下你疲劳的奔波,这里有虎皮的褥,我从秋天拾来的的落叶的燃烧可以释放光和热,听我来为你唱一首歌,我的歌声正如这燃烧的火光一样沉郁有高扬。在这第三小段的描述中,诗人通过火光的意象让读者感受到了温暖,而这温暖也正是诗人沉醉于与“年轻的神”的邂逅之中的温暖。

然而,当“年轻的神”要离去的时候,诗人一下子紧张起来。为了挽留她,诗人忍不住用前方路途的危险来“吓唬”她——古老的树上生长着野兽的斑纹,半生半死的藤如蟒蛇似的交缠,在黑暗且空旷的森林中你看不到一丝光亮,那里充满着未知的险恶,你空廖的脚步会一声声地在耳边回荡……我们可以想象出这恐怖片一般的画面,这与上一段虎皮的褥、温暖而明亮的火光以及“我”沉郁有高扬的歌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可以读出,此时的诗人是多么希望“年轻的神”可以留下来,不要离去。

可惜诗人略显幼稚的挽留没有打动“年轻的神”,所以诗人只好如小孩子一般哀求道,一定要走吗?请等我和你同行。我可以陪伴你,保护你,一路上为你唱忘倦的歌,再给予你我手掌心的温存。然而想必这“年轻的神”拒绝了诗人的好意,所以在最后一小段中,诗人愤愤的说道,“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你的脚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奈何,“年轻的神”骄傲的足音还是在诗人无力的挽留中渐渐消失了。此时这离去的足音,与来时那如夜的叹息般渐进的足音,带给诗人的必然是不同的心情。

与“年轻的神”的短暂相遇,只是昙花一现般短暂的美好。这美好,正如飘过黄昏里的静穆的风。“年轻的神”无语而来,无语而去,正如徐志摩在《再别康桥》中所写——“我轻轻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年轻的神”走向森林深处,寂静的黄昏中,只留下诗人一个孤单的身影,在默默地垂泪叹息。

读完这首诗,心中便涌起了对诗人深深的同情。之前对“年轻的神”的期待与离别时的痛苦无疑是鲜明的对比,而离别也使得短暂而美好的邂逅显得更加珍贵,同时充满了苦涩。然而“年轻的神”终究是预言中的神,爱又谈何容易?预言的,也许仅仅是相遇吧。

(王洁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