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图书馆少年

2016-05-12 10:53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一)

我偷拍了他。

他此刻就坐在我的斜对面,如果是我坐他旁边,我是一定要搭个讪的。

他似乎感觉到我在拍照了,马上就离开了座位。

我连忙让坐他旁边的王洁,帮我拍了他正在看的厚厚的全英文书籍。

他不知道我此刻正在写他。

(二)

一开始,我觉得他傻傻的。一位中年妇女不时会过来和他说一两句话,我用和周围人一样的惊诧目光瞥向他们。这也许是一个需要家长陪着的学生,也许他功课不好,非得母亲在这里盯着学习。

才过了不久,我就觉得他很可爱了。下午图书馆音乐响起时,他走到沙发上看书的妈妈旁边,说:“妈妈,我们去吃饭。”然后迈着像小企鹅一样的步子,和妈妈走了。

“他竟然是叫‘妈妈’,而不是‘妈’”,王洁对我说。

他其貌不扬,再普通不过。

他桌上的书,竟然是一本厚厚的全英文书籍。

也许他是一个天才,是一个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的天才。

(三)

晚上,他又坐在那里看那本书了,还噘着嘴。这真是一个可爱的天才。

有人走过,他会抬起头来看;看会儿书,他也会趴下头眯一会儿;他会不时地看妈妈,有默契地用表情交流一下;他也经常直接走到沙发边找他妈妈说说话。他若是天才,也是一个注意力不集中的天才。

他留着是小学男生的发型,戴着不流行的半框金属边眼镜,衬衫领子外面,是菱格的墨蓝毛衣,他穿着有些旧的牛仔裤,和一双棕色的鞋子。

他还拿着一支钢笔,一叠纸,上面钢笔的演算稍显凌乱。他好像感冒了,桌边有药,一卷卫生纸,一个普通的水杯,还有一个貌似是盛乳饮料的塑料瓶。他身后的椅背上,是一个最普通的黑色书包。

当他盯着他左边的女孩儿,也就是我坐在对面的王洁,看她正在写的东西时,王洁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他便连忙点两下头。

我和王洁都笑了,他马上出去了。

如果是我坐在他旁边,我的好奇心一定会使我忍不住问他:“同学,你在看什么书?”“你是大几的?”“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可是我甚至连坐在他对面也不是,况且他妈妈就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我最终放弃了搭讪的想法。我不会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天才了,我也无法拥有一个天才(也许不是)的联系方式了。

图书馆里,也许人比书更有看头。我却也怕揭开了这个谜,好不容易写到这儿的文章,会不值一提,可以被我付之一炬。 在我眼中,他会永远是一个神秘的图书馆少年。

(四)

“几点了?”他有些大声地问坐他左边的王洁。

虽然一抬头他便能撇到图书馆墙上的表,可能我朋友貌比罗敷吧,他忘记对面墙上有表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一下午一晚上,确实一直没见他玩过手机。他朝对面摇晃他面前那一卷卫生纸,在逗他对座,也就是我旁边的那位女同学。看来是一个班的,不过对方并没有搭理他。过了一会儿,我看到那个女生原来是用一块卫生纸捏着鼻子,她接过了图书馆少年的卫生纸,撕了长长的一条,说:“谢谢”。

我的心里不好意思起来。也许我的好奇心,我的古怪念头已经并正在打扰到他。那么我们不要再打扰到他了,图书馆里一直这么安宁,他的生活也本来这么安宁。

(五)

快闭馆了,我听到了他发出的轻微的笑声。他也拿出了手机,白色的韩国品牌。

王洁在看左手边书上的文字,准备做笔记,右手边,他抻过脖子在看。在我朋友回头前转了过去。

闭馆音乐响了,他声音挺大地用家乡话说,“走吧,妈”。并且问了问对面那个女生:“你还要用卫生纸吗?”

他和王洁说话了:“你是中文的吗?很努力啊。”

此刻我已经不再好奇,而我的朋友还是帮我问出来了:“你是什么专业的啊?是大几的?”

走出图书馆的门,他还和我们友好地打了招呼。

走出图书馆一段路了,王洁指给我看远处变速车上的人,说是那位图书馆少年。

好像是的,我想不起他的样子了,这时得靠那张偷拍所得的模糊照片了。

(唐敬雯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