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那车,那山,那人

2016-05-19 10:49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这日午后,恰逢父亲休息,也巧我在家,母亲答应邻居同去裁布,走得颇早,故此家中只我二人。反正闲来无事,又逢窗外天清气朗,父亲便邀我随他同去登山。我正有外出之意,父子俩一拍即合。

山离家颇有些路程,步行而往势必耽误在山上的时光,于是,父亲决定骑车载我先至山脚之下,然后我们再慢慢走。

父亲所谓的骑车,是辆伴他十载有余的红色摩托,风霜雨雪,历经岁月反复侵蚀,稍有些沧桑的面庞再不复当年那般清澈模样。也恰恰是它,随着父亲贯穿了我的整个高中时代,那些风云莫测的周末时光里,他们就那样痴痴傻傻地为我守候在那校门外的无名树下,直到我来。这一守,也注定,凝聚成了我记忆里的永恒。多年后的今日,这摩托,虽已年迈,又叫我怎能忘去?而那时,父亲曾留予我的关怀又岂能逊色于这摩托之后?

这一路,我忘记了耳畔呼啸而过的来往车辆,忘记了眼帘之外的路边景致,忘记了父亲和过路村民的打招呼声,就由着自己痴痴地沉醉在了彼时他俩接我、等我、载我的无数别样的青春画面里,直至山峦之下。而我更深深地懂得,我这样浓郁的情怀,于他们亦是愈加虔诚的祈祷和敬仰,盼求一切安好。

时代更迭,万物皆随其变。放眼望去,此山虽还是那山,此路却已非彼路。旧时的崎岖坎坷、荒草荆棘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虽有些显陡却宽阔平坦的直通山顶的水泥大道。所以,这样的登山并不算太累。可毕竟是上坡路,父亲还稍微胖些,又逢知命之年,他那体力定不如我,我心中挂怀,便有意让他走在了前头,以免因为我的脚步错乱了他的前行节奏,我不想他追不上我。我也应该走在后头,好让他继续领导我,继续为我带路。

他似乎有所察觉,回身问我,怎么走得比他还慢。我脑筋机灵,说道,我得看看这山腰的景色,这路不急着走。哪知,他竟然稍稍训我,如若志在山顶,又怎可在山间徘徊?也是因此,他稍加快了脚步,而我仍是尾随其后。三月的春风,柔柔细细,如风情的少女,带着些妩媚,却还有些娇羞,缓缓而来,又缓缓而去。夕阳西斜,余辉洒在了父亲身上,也洒在了我的身上。也是我调皮,竟然能让他的背影和我的脚步相映成趣,我每走一步,便会踩它一脚,若再每多走一步,便会每多踩一脚。想来,父亲绝然不知,他竟然会被自己儿子一脚脚地踩在脚下。若是被他得知,他会不会也如我这般调皮,反过来走到我的身后,继而学我踩他?

玩归玩,我终于还是舍不得一直把父亲踩在脚下,加快几步,撵上了他,和他并肩而走。然后,我俩拐弯,背影它俩也学着拐弯,父亲稍停一下伸了伸腰,它的背影也学他伸了伸腰,我看伸腰的父亲,我的背影也在看伸腰父亲的背影。就好像,我和父亲,我们是一队,背影它俩,也是一队;父亲和我,我们是父子俩,背影它俩,也是父子俩。然后,我们两对父子俩,一起登山了山顶。

(温树清 山东畜牧兽医职业学院)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