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别了,成都

2016-05-24 11:30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来成都有种来到北京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它的繁华吧。昨晚来时已将近九点,在成都站下的车,虽是初次来访,倒也并不觉陌生,有阿伟过来接我,这心里踏实的很。

适逢肚中饥饿,阿伟专门带我去了春熙坊,各地各色小吃应有尽有,不过多数还是以辣为主,毕竟这是成都的特色。这些小吃的叫法也颇有意思,我要了一碗“一根面”,还有一份“三大炮”,阿伟点的是白米,就酸菜豆腐吃,可别小瞧这酸菜豆腐,乖乖,辣得很,才小吃一口,便麻得我使劲喝水。不得不承认,我吃辣是真正不行。

饭毕,我俩又沿着春熙路小转了一圈,都过十点了,还有一些卖衣服店依旧灯光辉煌,而且这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也可谓是络绎不绝。成都的夜落幕着实晚了好多。也诚如阿伟所言,这个时候成都的夜才刚刚开始。不过,天意喜欢弄人,这原本清爽惬意的夜很快就被突如其来的细雨打湿了。阿伟还想带我看夜景来,啧啧,只能作罢。这一夜,我们提前为它谢幕了。

我们就住川大正对面。雨后的川大并不迷人。死气沉沉的荷花塘没有一点生机,或是我们来得不巧,正好赶上了它们凋零的季节。校园里的树很多,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叫出它们的名字来,这不是我长项,关键是飘零满地的落叶,凌乱乱随处可见,也不见有人过来打扫,整个校园看上去懒洋洋的,让我感觉好似秋天来了一般。

乘兴而来,扫兴而归,着实辜负了我俩前来的美意。锦官城,只是我俩随意走动偶然小遇,我总觉这名似曾相识,又见里面唐味十足,遂与阿伟一起深入拜访一探其中究竟。算是一唐装专卖店,给我印象最深的当属其中的唐嫁妆,我痴痴地在想,倘若能穿那样的衣服结婚那感觉定然堪称绝妙。呵呵,这心愿该是有些奢侈了。不过,他日待我有儿有女,年幼时给她们准备一两套小唐装这完全不是难事,小孩衣服便宜。我起码有信心当一个好爸爸。

后来,在去往成都东站的地铁上,我特意百度了一下“锦官城外柏森森”,这是杜甫的《蜀相》。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时英雄泪满襟。这锦官城便是源于此处。主要是成都也有一别名,便是唤作锦官城。

成都,别了。

(温树清 山东畜牧兽医职业学院)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