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五毛钱的故事

2016-05-27 10:32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那还是我们小时候,兜里能揣上一块钱的零花钱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通常我们在小卖部的开销都是按毛来计算的,当年的五毛钱足以让我们购买到五样不同的食品,现在的小孩哪还能把五毛钱花得这么值当?当然,毕竟不是那个时代了,又怎能相提并论呢。

那时候,弟弟的经济来源远比我这个当哥哥的要广的多,他头脑灵活聪明伶俐深得爷爷奶奶姑姑姑夫的喜爱,哪像我总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所以,假期里他跟他们住一起的时间要比我多出很多,最主要的是他能从他们那里得到极为可观的零花钱,而我却没这样了不起的能力。所以,尽管他大手大脚地花钱,我还是没他“富裕”。

当然,我们是亲兄弟,他有钱也给我花。可毕竟银子是揣人家兜里的,那感觉咋能一样?所以,我就想着到底怎样才能分他的一部分钱塞到我的裤袋里来。弟弟也算大方,替我想了一法儿,让我给他“打工”,帮他抄生字(那时的假期作业),每个字抄三遍,报酬按页算,一页五毛,我一共写了三页半多,弟弟付给我两块,还说我表现不错以后还雇我。他这么说,我当然乐意的很,靠写字挣钱,这可是我的拿手活儿。

记得又一次周末,他的抄生字作业没写,我还主动请缨想要为他再次服务,他却躺在炕上病蔫蔫地说他没钱了,雇不了我,还说他病了,浑身没力气,没法写作业,等去了学校按时交不上作业老师不会让他回家吃饭的,本来身体就不好,还吃不上饭,他的病会变更严重的,病的很厉害了他就会像我妈养的小猪一样说没就没了,那样我以后就再也没有他这个弟弟了。他虽气若犹丝可一番话说得严肃认真,我信以为真,便一副有所担当的样子跟他保证生字我替他写,他不会被老师留学校的。

然后,那天下午我趴在他的一旁给他写着生字,而他则呼呼睡着了。忘记是什么时候写完的,觉着累了,就也睡着了,醒来时弟弟早已经不在了,他出去玩了。我才知是他骗了我。等他回来,递给我一包唐僧肉,说,哥,我身上就剩五毛了,给了你我就没得花了,所以也没法雇你,不过等下次有钱了,我一定把今天的薪水给你补上,我保证。

后来,这样的外快我又挣了很多,雇主一直都是弟弟,是他“照顾”我。而今,弟弟的字体远不及我的缘故其根源应该就是由来于此吧!我这哥哥当的。

(温树清 山东畜牧兽医职业学院)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