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如有来生,让我做你的妈妈

2016-06-07 11:21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每当我偶然写到数字“3”的时候,也还是会想起小时候,妈妈教我学写数字的那个晚上。

忘了是几岁的时候,有没有在上幼儿园也不记得了,总之是刚刚开始学写数字的年纪。那天晚上,妈妈教我学写阿拉伯数字。想来开头的“1”和“2”当时学得应该挺顺利的,因为对于这两个数字的学习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记忆。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3”却成了阻挡我继续学习下去的一道“坎儿”,而那时候的我怎么也跨不过去了——我怎么都学不会写这个“3”,一次一次地把它写成英文字母“m”,看着它固执地趴在本子的线格上,就是不肯站起来,我心里也很着急,可是我的手好像不听我使唤似的,任凭我咬紧牙关紧握铅笔,也写不出一个堂堂正正站立着的“3”来,最好的一个也只是写成了倾斜45度角的“m”,比比萨斜塔还要斜一些。我想,如果当时妈妈能够对我温柔一点儿,耐心一点儿,像志玲姐姐那样微笑地说一句:“m,加油,站起来。”或许我是可以把“3”写好的,然而妈妈偏偏是个暴脾气,在我一次又一次地把“3”写成“m”之后,妈妈终于忍不了了,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妈妈手里的铅笔被硬生生地掰成了两截,吓得我立刻停下了手中的铅笔,不敢再写了。妈妈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对我说了三个字:“睡觉吧。”我赶紧钻进了被窝。我想妈妈或许是在生自己的气吧,气自己生了这么一个笨蛋女儿,连“3”都学不会。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也不是故意学不会的。

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学会写这个“3”了,反正上小学的时候肯定已经会写了,然而我对数字乃至数学的厌恶,却从这个“3”开始就已经种下了种子。

上小学的时候,我就明显地开始偏科了,虽然那时候只有语文数学和英语三门课。不过在妈妈的严格教育下,我的数学也不差,但是语文和英语可以常常在班里考第一,数学却不可以。后来,让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妈给我买了一本奥数题。超级厚的一本书,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本书的封面——一个戴着博士帽的很漂亮的小女孩笑眯眯地拿着一卷卷子。妈妈规定我每天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以后都要额外做一些奥数题,并且做完以后她要检查。天呐!解出一道奥数题简直比我做完三个老师布置的所有作业所花的时间还要多!我都快崩溃了,有时候实在算不出来,算着算着就忍不住哭了,心里真恨不得把书撕的粉碎!可是我怕妈妈,我不敢撕书,心里委屈地受不了了的时候,就在草纸上用铅笔狠狠地使劲划拉几下,把好几张纸都能划烂,铅笔的笔芯也划断。可是发泄完之后,我还是得继续做题。那时候,我妈在我眼里就是个冷血动物,我不止一次怀疑过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然而在我妈的淫威之下,我还是培养出了一些反抗意识,不过我不敢明目张胆地反抗,只好采取一些比较温和、比较委婉的手段来反抗。一天晚上,我偷偷地给妈妈写了一封信,我在信里义正言辞地控诉她的“专制统治”,说强迫我做奥数题只会让我更加讨厌数学,并且我作为一个儿童,需要有更多的自由时间,而不是整天就知道学习,等等。写完了这封信,虽然还没让我妈看到,但是我就已经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好像摆脱奥数题,已经指日可待了!我把信夹在了奥数书里,想着等我妈检查我做的题的时候,一定会看到的。没有奥数题的美好明天,正在等着我!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妈说,书都买来了,你不做完浪费钱,这书挺贵的。我当时欲哭无泪的心情可以简单地用以下三个字来表明——呵呵哒!

尽管妈妈为了让我从小学好数学煞费苦心,但是一直到上了高中,数学也还是我的一块短板。我对数学从来就没有过好感,在我眼里,我就像是数学的一个童养媳,在它这里我受尽屈辱。记得高一有一次比较重要的考试,我的数学成绩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理想,可是,在那次考试之后开了家长会。当时班主任让我们班每个同学都在桌子上贴一张自己的座右铭,我的座右铭是——“笑到最后才是强者。”我妈在开家长会的时候必然是看到了,或许是被我的座右铭感动了,开完家长会的那天晚上,我妈给我发了挺长的一条短信,鼓励我说笑到最后才是强者,相信我一定会笑到最后。因为这条短信,我晚上躲在被窝里哭了好久好久,以致于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眼睛肿的连双眼皮都变成了单眼皮。我想为了不辜负我妈,我也得好好学数学。后来,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高考的时候,我的数学竟然是语数英三门主课中分数最高的一科。

小时候那些关于数学不堪回首的记忆,现在想起来好像笑话似的,然而那时候,我被数学——当然还有我妈——折磨得多么痛苦啊!相信所有人的妈妈在你小时候都会对你说过这样的话:“这都是为你好,以后你就明白了。”是的,很多小时候不明白也没有得到解释的事,现在都明白了——是在成长的细节中明白的。有些东西,不需要去说明,只要去感受,慢慢地就会懂了。我至今都对语文课本上作家叶细细的一句结尾印象深刻——“我不是一个宿命的人,但是,如果有来生,妈妈,请让我做你的妈妈。”

妈妈,如果有来生,让我做一次你的妈妈吧,但是,我不敢保证我可以做到比你爱我更爱你。

(王洁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