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和“你”

2016-06-08 11:00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我们真正相识于那个夏天。知了在声声唱着的那个夏天。无论走到哪里,看到你,心中都会有一种亲切感。高考的结束,其实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如今,回忆起来,曾经离我越来越远,渐渐地模糊了,似乎那是一个梦,不可重回的梦。

很多年前,我和妈妈回到了姥姥家。在这个刘氏家族建立起来的小村庄里,存留着我所有的记忆。妈妈是个固执的人,她不喜欢我整天跟着一群孩子整天的疯玩,即使我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我们约法三章,没有大人陪伴的时候,我只能在院子里、房前屋后玩耍。尽管有的时候我并不是个遵守约定的孩子。但是在这个世世代代与农业为伴的世界里,我依然充满着快乐。母鸡抱小鸡了,我整天和它们厮混在一起,绒绒的小鸡,恨不得要捏一捏;一起去菜园子里刨窝窝;帮着家里收花生,一句夸奖就乐开了花。我和自己的唯一的好朋友一起去东边的大崖上疯跑,我们说,看我们生活在一个小窝窝里,远望四周,无论哪个方向,都能或清清楚楚或隐隐约约看到高山。

生活在一个窝窝头里,好安全。对此发现,我们一度引以为豪,无数次的像大人们炫耀我们的发现。生活在安全的窝窝头里,一切都打上了这里的烙印。不属于这里的东西一眼就能看出。即使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们。村里来一辆小轿车,我们回走过去围着转好久,街道上出现了几个陌生人,我们会猜测他是来自哪里的亲戚。看了多少轿车,猜了多少人,如今已经没有丝毫的印象了。但是,有一个人有一辆摩托车,他也不属于我们村,但是我至今还有印象,或许永远都会有印象。

黄绿色的褡裢搭在车座上,褡裢里装满了报纸,到底是不是报纸,我也不知道。因为姥姥叫他们送报纸的。今天想来,里面应该有很多东西吧。每个周,他都会出现在我们村子里一次。是送周报的吧,我不知道。我们家从来没有订过什么报纸,应该只有前屋的村书记家订吧,因为我经常看到那辆摩托车,那个已经发白的黄绿色褡裢在书记家的门口。

升入初中后,我开始住校,开始时每周回来一次,后来是两周一次总之回到窝窝头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不用约法三章我也不会出去疯玩了,去街头的次数都可以掰着指头数一数了。至于是不是只有书记家看报,与我更无干系。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那个慢慢等待的夏天。我等待……

终于某一天,姥姥兴冲冲的从外面进来,“快点,送报的来了,让你拿着身份证出去领通知书。”送报的,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没想到,多年以后,我在等待的,是你。依旧是一辆摩托车,依旧是褡裢,黄绿色的。那个蓝色的EMS快递袋子,依然压在我橱子里。录取通知书还完好的躺在那里。这是我今生收到的第一份快递,也是我渴望了十多年的快递。即使是一个袋子,我也不舍得丢弃。

那个夏天,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包括那个袋子。那个夏天,我知道,原来这个送报的,不只是送报,他还送录取通知书,他一定还送信吧。它是中国邮政的一名邮递员。我和你,真正相识于那个夏天。那个知了声声叫着的夏天。

(李霞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