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献给最亲爱的你

2016-06-12 10:24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高二的母亲节,中午突降瓢泼大雨,我还是想回家看一看你;如今客子在他乡,岂能不会想起你?我心底里的话,献给最亲爱的你。

  (一)我爱母亲,年青或衰老

  翻看儿时妈妈与我的合影,妈妈脸上的笑,温婉而年青。

  她有一头飘逸的乌发,她的皮肤还算白皙,她略微丰腴的身躯总会使连衣裙显得优雅非常。她脚蹬高跟鞋,一手挎包,一手牵着我。那时的妈妈,也是位时髦的女性。

  而今,由于没有时间打理,母亲的头发总是乱蓬蓬地绾着,鬓角也白了。中年的她没有发福,反而黑了、瘦了。母亲已经多少年没有穿过连衣裙了,高跟鞋与挎包,也在母亲的衣柜里寻觅不到了。我的母亲也曾年青过,缘何在我生长最迅速的十年里,母亲也迅速地衰老了?

  我爱年青时有着明丽面庞的母亲,也爱衰老后面容饱经沧桑的母亲。我爱母亲,年青的母亲,衰老的母亲。

  (二)我爱母亲,健康或疾病。

  在我印象中,母亲很少生病。

  母亲的职责使她不允许自己娇娇弱弱。若是母亲挂上了吊瓶,那必然是不能再硬扛的病痛了。而每到这时,我就特别害怕。晚上会做起噩梦来,梦到妈妈的病怎么也治不好,梦到可怜的自己“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心里悲戚起来,恨不能也“哭竹生笋”了,枕上遗下大片泪痕。或者是上天最终被我感动,妈妈最后都健健康康地回了家。家里有了妈妈在,女儿才有香甜的梦啊。

  而今,母亲的记性明显差了。 她说话时常常忘了自己上一秒要说的话,做菜时常常忘记加某样调味料,出门时常常忘了自己要带的东西……于是工作时也常常给同事带来麻烦,母亲怕是受不少委屈,这实在让我这个为人子女的心疼。

  母亲才不过五十岁啊。五十岁,我觉得妈妈应该很年轻。在我心里,妈妈是要享寿百年以上的,而今还没有到一半。

  母亲竟然已经五十岁了。五十岁,我又觉得妈妈老了。五十岁,应该是母亲辛苦半生后颐养天年的年纪啊,可现在,我还要为求学劳累母亲。

  “亲有疾,药先尝,昼夜侍,不离床。”我爱年青时有着坚强而又健康的体魄的母亲,也爱以后免不了出现疾病的母亲。我爱母亲,不论健康或疾病。

  (三)我爱母亲,责打或关心

  移开墙上的山水画,白墙上有几个歪歪斜斜的“正”字。

  这只怪我小时太调皮,妈妈不来打几下屁股,我是不会把话听进耳朵里去的。可我又是个自尊、倔强的孩子。于是妈妈打我几下,我就带着气愤画几笔“正”字在墙上,谓之“记账”,以期来日“大仇得报”。爱之深,责之切啊,只是小时的我难体会母亲的苦心。

  而今,母亲没有那份力气打我了,当然我也不是那个顽皮的小孩儿了。只是我现在好想挨一次打,听听母亲洪亮的训斥声。那代表我的母亲还年青。那时的母亲背脊挺直,会用双臂将我牢牢缚住。

  现在,母亲的背也驼了。我曾以为是我长高了,原来是母亲变矮了。母亲矮下的尺寸,是我成长的高度啊。

  如今我感受到最多的,是母亲的慈祥,是母亲那颗柔软的心。记得刚来大学时,嘴上说不想家,可听到母亲的声音,还是哽咽了。怕母亲听到哭声,我匆匆挂了电话。大学的时光里,母亲虽然工作累,却常常给我打电话。有时我在上课,只能回个短信,问母亲找我什么事,而母亲也总会回一个“没事”。我们娘儿俩,只是想听听彼此的声音罢了。

  母亲的爱是永恒的,我爱母亲,小时候责打我的母亲,其实永远在关心我的母亲。

  人活着,只是为了自己而活,倒也洒脱;如果有了家人的一份牵绊,彼此反而可以活得更坚强,更幸福。因为你可以努力让对方感到幸福,而这,便是你最大的幸福。

  五十的母亲奔向暮年,二十的子女正待立业成家。当母亲逐渐老去,当儿女长大成人,只想告诉你,我的妈妈,即便您的女儿做不成白天鹅,给您光耀,也会做一只懂得反哺的小乌鸦,绝不让您饥寒。

(唐敬雯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李霞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