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时光最温情一面也最寂寥

2016-06-15 10:16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从首都的地铁站出来终见天日的时候,北四环的车流噪音立刻充斥了双耳,柳絮漫天纷飞,空气污浊,路边的小贩买着盗版书籍和影碟,还有哈尔滨烤冷面的摊子。

第四次来到这里,内心不再那么惶恐和紧张,只是眯起眼睛,后悔没带了口罩。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碰巧看到曾经写给宋昊林却没有机会送出去的信,那时候高考结束刚刚从北京新东方培训了两周英语回来。我描写了房山校区污水横流的建筑工地和天天飞驰在地面之上的地铁,即便是这样我依旧对这座城市有着不变的热情,离开前的最后一晚我逃了课,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到达曾经梦想的学校然后拍了一张照片。回返时收到冯云开的短信才得知曾轶可演唱会的事,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却还在悔恨因为没看清换乘站所以没法到五棵松体育馆外面哪怕是看一眼买张海报回来。我记得那天是8月16号。

现在的我很奇怪,为什么当时在那么大的城市,那么乱的地方,心里居然连一丝恐惧都没有。如果在途中出了一点差错,很可能今后的人生轨迹就完全不同了。这件事我从未告知过父母,连自己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虽然每个人都要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但至少现在我还真没法原谅这件事。 三年之后再次站到北京街头的我看见,自己慌乱残破的青春在各种鲁莽冲动之后开了花结了果,重重掉落在地,再发不出声响。曾经深切爱过的似乎被神化了的这片土地,时过境迁后,竟也不了了之。当我感觉到我已经不再爱你的时候,心里也就释然了。高中时代努力建起的城堡,我用一夜便拆了城墙,或早或晚终会放弃,把过错都推卸给时光又有何不可。

一开始一直以为应聘暑期助教的职位应该会很容易。可在那个小教室耗了一整天,我才知道我错了。虽然竞争者的学校名称都不如中国石油大学叫得响亮,但每个人的能力确实不相上下。相比之下来自石大的学生显得特别木讷和规矩,不善变通和言辞。那个时候我想起教我跳舞的冰冰姐写过关于她去济南面试时候的文字:

“我不知道我是否正在被这个社会所同化,我今天参加了一个面试,新三板上市做能源的发展中公司,面试方式是抢答,自我介绍,职业规划,优缺点等,每个问题给6个名额,谁抢到谁先说,我一脸茫然地坐在第一排听研究生学姐们舌灿莲花,直到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给自己的面试打多少分,我默默地站起来说给自己打50……最后的最后面试官说,今天的面试形式除了想招收一批积极有热情善于把握机会的人以外,也想告诉我们所有的大学生,社会就是这样,机会在你面前,谁抢到就是谁的。——《我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抢》”

我一直以为能把爵士舞跳得那么好那么奔放的学姐,应该是特别善于展示自我的人。可实际上我们都一样,不会抢,就没有机会留给你。最怕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当曾经对北京充满幻想的小女孩也开始厌恶它的空气和噪音,似乎下一个被这个社会放弃的人,就是我了。时光最温情一面也最寂寥,如今我只想静静的睡着。

告别的时候我拖着行李连头都没有回,沿着漆黑寒冷的站台走了好远找到自己的1号车厢,在火车的头部。

再见,青春,再见灿烂的疼痛。

再见,青春,永远的迷惘。

回到青岛的当天便发起高烧,躺在床上睡到天昏地暗。或许这是与过去做了结的最好方式吧,高温、头疼、睡眠、噩梦,无论想了多少事情,醒来便又是新的一天。呈现出无数次的情景就是《春宴》里面,许清池在电话中对身处困境的周庆长说,我会借一辆车,尽快赶到你身边。庆长在挂掉电话跳下窗台蹬上球鞋的那一刻,内心早已为他驯服。 这个时候他们只见过一面,他便为她冒着大雪驱车千里带给她药片和拥抱。所有的一切来得太快太迅疾,以至于在之后的悲剧中,她只好在梦里告诉他,我们一下子就点亮了所有的灯,如果可以重来一次,让我们一盏一盏慢慢的点,点一盏,亮一盏,再点一盏,就又亮一盏,这样就可以一直陪伴到老到死,而不是在我们活着的时候,看着它们一盏接一盏的熄灭,却无能为力,这样的感情,是多么令人心酸和绝望。

清池,如果我们相爱过。

看了那么多爱情方面的小说,这是唯一一段让我感至落泪的话。

人有时无法解释这种感觉,只好顺其自然。今天清晨在惊醒之时,想起昨晚舍友递给我的热水和两床被子,看着四周空空荡荡的房间,我也是可以假装自己并非一无所有,虽然没有可以让我拥入怀中的你。

最后想到的是,也许又到了时候应该把所有的信件都烧掉了。

(马逸弘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吴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