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红壤上的绿蔷薇

2016-06-24 11:26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李雨薇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因为一次美丽的邂逅,我与塔拉相遇。在乡村暮色的寂静中呼吸着新鲜空气,看那河边低洼地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青雾,碧绿的棉花苗遍布在红土地上,舒缓的坡地上是一行行弯曲的绿色,后面还有一片耸立的黑松林,像城墙一样威严的护卫着这片宁静、肃穆、芬芳的土地。我喜爱塔拉的红色土壤,亦喜爱那位有着迷人绿眼睛的姑娘。

斯嘉丽——塔拉红壤上盛开的最艳的一朵绿蔷薇。她娇艳却虚荣,活泼又蛮横,她像花儿渴望阳光雨露一样喜爱众人的追捧,并时时刻刻骄傲的向人们展示她优美的身姿,收获人们火热迷恋的目光,尽管她让获得她允许的人们轻抚那娇艳欲滴的花瓣,但隐藏在绿叶下的尖刺却总是闪烁着寒光,预备给那些冒失鬼门狠狠地一下。母亲的谆谆教诲使她保持着淑女的礼节,但那只不过是表象,她从爱尔兰父亲继承的坚毅、果决、勇敢使她总是显得不安分、既任性又生机勃勃,她的美丽是一种尖锐的美。

她是塔拉红壤孕育的娇花,沐浴塔拉的阳光风雨,于是她的根系深植于那片血红色的土壤。生于塔拉,养于塔拉,必将归于塔拉。亚特兰大的炮火于斯嘉丽而言是一场沸腾的噩梦,时代错落,文明体系崩溃,在一片无涯的黑暗中,她固执的踏上回归塔拉的道路。逃离那个狂乱的世界,回到塔拉,向母亲那有着美人樱香囊气味的怀抱中寻求安慰。回家!回家!在父亲的屋檐下安然入睡,让母亲的爱像一条绒毯一样将她包裹。然而在那微弱的月光下展现的是塔拉淌血的躯体,这就是她逃难的终点,病逝的母亲、浑身颤抖的老人、病弱的妹妹、饥饿的一张张嘴、抓住她裙子的一双双无奈的手。在这条路的尽头什么也没有,只有她斯嘉丽.奥哈拉,或许再加上饥饿、痛苦,还有那无时无刻不在她头顶上盘桓,把尖牙利爪抓进她思绪的痛苦回忆。还得再挑几日,这艰难的重担!眼见它一天重似一天! 还得再挑几日,脚步越来越艰难.....

“既然无路可走,那我就向前走。”当斯嘉丽默默地作出决定时,即使是最坚毅的骑士也会因为敬佩向她低下高昂的头颅,笔直的向前走,遇到困难毫不退缩,这是一种极少数人能够拥有的直面现实的勇气。生活是一场漫长的征途,无论是喜悦甜美亦或是痛苦哀愁都是凝固在时光中的一个个片段,过去了,它们就变成了地久天长的回忆,在寒风酷日中模糊了原本的面貌,不值得抓住不放,因为它们早已化为生命旅途中的里程碑。蓦然回首,身后路标无数,身边仅伴一条孤影,一切皆成过往,能做的只有昂然前行。从抬手便有十数个黑人奴隶服侍的娇小姐到将土里挖出的萝卜塞到自己嘴里,从奢华慵懒的庄园生活到重建战后塔拉,娇嫩的小手布满老茧,木兰花般洁白的皮肤不复存在,斯嘉丽彻底的变了。在这期间,她饱尝了饥饿和劳苦,备受恐惧和紧张,经过战争带来的恐惧和重建强加的惊骇,她的青春热情和温存都消失了,她生命的核心生成了一圈硬壳,使她硬起心肠,摆脱一切的束缚,一往无前,于是她的身上有了令人叹服的力量。

没有人能够保证当沉重的苦难犹如铁幕般向我们顷倒时,手中战斗的长矛不会跌落。因为那血淋淋的现实还未被揭开时,生活总是像幕布上的影子戏一样虚幻,柔和的模糊,稍微带点朦胧,美好的就像一件古希腊的艺术品,尽善尽美又富有魅力,于是我们能够温和平静的对待生活,并为能够如此热爱生活而骄傲。然而当那层美好平静的表象被什么风暴扯碎时,我们却发现我们总是难以面对那赤裸裸的真实。对面临的困境无可奈何,而我们逃避现实的可恶态度使我们难以应付新的现实,逃跑、沉沦然后失败,就如同我们无法直面阳光的炎热与耀眼那就只能在落日西沉后忍受暮色中寒露的冰凉。但斯嘉丽是不同的,她的勇气使她不能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耐心等待指望一种奇迹,于是她主动地闯进生活,夺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无论是夺取妹妹的情人,还是以一位南方淑女的身份管理一家锯木厂。她将身上纷繁复杂的教条戒律一把扯下,尽管它们如同华美耀眼的蕾丝花边,足以将她装点成为一位最体面的淑女,但它们却也拴住了她前行的步伐。

斯嘉丽是一把锋利的钢制匕首,披荆斩棘一往无前,尖锐的刀刃总是跃动着寒光 ,而亚特兰大昔日的“贵族们”就如同一把古旧的青铜剑,内敛的光晕沉淀着历史的荣光,时光几度荏苒,岁月几度春秋,属于他们的时代早已逝去,他们却固执地止步不前,在时间长河中留下一片冷漠高傲的背影。他们是被流放的贵族,生活痛苦却精神高贵,虽然绝望却依然笑对生活,但他们的宁折不弯与斯嘉丽的顽强是有本质却别的,一个是缅怀昔日,即使活生生的现实向他们逼来,他们也只是态度优雅的向生活鞠一躬,然后从旁边绕过;一个是脚踏荆棘前进,哪怕管身上鲜血淋漓,身前悬崖万丈。我们很难评论孰是孰非,或许是斯嘉丽更加清醒,在时代与个人的错落中,什么是值得永远坚守,什么又要放弃。生活是一艘超载的船要想驶到目的地就必须要放弃一些货物,斯嘉丽做到了,而伟大的亚特兰大“贵族们”却什么都不想放弃,他们总是认为只要凭借他们钻石般坚强的意志就可以重现昔日的荣光,最终他们昂首挺胸与货船一起沉没,并为这“伟大的牺牲”而骄傲。

在冬日的夕阳下回首夏日的如火如荼总是不免带几分凄凉,既然那样就不要回头,勇往直前吧,像斯佳丽那样,脱掉身上落满灰尘的破旧衣裙,挥别昔日的荣光,将手头仅有的一条苹果绿天鹅绒挂毯裁剪成舞裙,合着乡村乐的音符,在挂着玫红色长毛窗帘的舞厅中翩然起舞。

热切的合着节拍踏动,后退,转身,刮擦,踢踏,斯嘉丽与瑞特的爱情犹如一曲热切的乡村舞。不动声色的接近,相互靠拢,若即若离,却在一个响亮的音符后猛然转身,留下一缕怅然若失的情怀。

十二棵橡树庄园的藏书室里他与她针锋相对

“先生”她说道,“你不是个正人君子!”

“洞察力很敏锐,”他口吻轻松的回答,“可你呢,小姐,也不是位淑女。”

亚特兰大的慈善舞会上他以高价拍下与她共领乡村舞的权利

“查尔斯.汉密尔顿太太——一百五十块——金币”

“我愿意”

亚特兰大炮火连绵,他将她带出围城;重建塔拉困难重重,他向她提供帮助;从管理杂货铺到开办锯木厂,她的坚强与魄力令他着迷。在这场爱情中瑞特表现的矛盾又真实。他高尚又卑劣,勇敢又退却,高傲又嫉妒。他可以向她开最下流低劣的玩笑,却总是将隐晦的关心隐藏在戏谑的言语中,当那条绿色的身影倒映在眼底时,那双黑眸总是流露着警觉、渴望和期待。心有猛虎,轻嗅蔷薇。爱情让他情不自禁的靠近,自尊又让他不得不保持距离。他清楚地明白那位绿眼睛美人只是将爱情看做一种荣耀,她的爱情是占有,是支配,是挂在衣服上值得炫耀的勋章,他的骄傲使他将深沉的爱隐藏在心底。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真正的爱是深沉而又不显得轻佻媚俗,真挚而又不喧哗自扬,相爱的双方融入对方的生命中,因为彼此了解,所以宽容相待,因为懂得对方,所以慈悲为怀,但斯嘉丽却恰恰是不了解也不愿费心了解瑞特对她的爱,于是在这场爱情的角力中双方都遍体鳞伤。

“我爱的是阿希礼.韦尔克斯不是瑞特.巴特勒,是的,我绝对不会爱上这个可恶的恶棍”,斯嘉丽的固执与自私使她不停的追逐内心虚幻的影子,那是多年前她在塔拉,身穿绿色条纹绣花长裙,站在阳光里,看见那个骑马的年轻人,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像戴着顶银色的盔甲,于是她怦然心动。然而那只不过是少女的幻想,就像她从父亲那儿哄骗来的蓝宝石耳坠一样,是个被宠坏的孩子的愿望,因为一旦她拥有了那副耳坠,它们就丧失了原来的价值。两个同样骄傲、精明、自私的人在这场爱情长跑中倔强的对峙,最终都遍体鳞伤。爱情可以如碧海蓝天般宽广浩瀚,但它也有着最敏锐纤细的情思,瑞特在这场爱情中耗尽了热情,最后带着一颗疲惫的心离开,斯嘉丽也失去了她的爱情。“现在她才懵懂地明白,如果她真正了解阿希礼,她就永远不会爱上他;如果她了解瑞特,她也就绝不会失去他。她不禁凄凉的想,这世界上有哪个人是自己真正了解的?”正如同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分,而她与他如世间千万对平凡男女一样终究擦肩而过。

“我现在先不去想它,我要......离开,明天我要回到塔拉去。”

那片红土上的白色的房子透过秋天正在变红的树叶热情洋溢的欢迎她,乡间沉寂着宁静的暮色,露珠落在连绵数里的的郁郁葱葱灌木丛中,白色的棉桃像星光一样点缀其间,起伏的山岭上有着阴郁而美丽的松树林。她曾经因为恐惧和挫败逃回塔拉,在那片红壤上,她汲取力量,再一次变的强壮起来,并为胜利做好了准备。现在她将再一次回塔拉寻求帮助。

生于塔拉,养于塔拉,必将归于塔拉,斯嘉丽用这片土地撑起所有的责任,从慵懒奢华的庄园生活到亚特兰大的战火以及那场无疾而终的爱情,塔拉总是她的避风港,是一个能让她安静舔伤口的地方。无论何时何地,这个倔强精明的绿眼睛姑娘始终与那片红壤血脉相连。

(李雨薇 中国海洋大学)

责任编辑:迟璐璐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