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品读生活,收获情怀

2016-06-28 09:53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池莉,中国“新写实”小说代表作家,其作品从情节到人物都没有什么大起大落和惊险离奇之处,小说情节都是取自那种平平淡淡的日常生活,人物也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那些普通的“芸芸众生”。读她的作品流畅自然,时有惊喜,如同古镇中的涓涓细流,平静中流动着平静,不平静中蕴藏着奇景。可以说,几乎每一个普通的读者都能从池莉的作品中找到自己和自己生活的影子,更能通过对作品的细嚼慢咽,咂摸出一些人生的独特滋味,收获一份静默流深的满足之感。

  初次看到《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这篇小说的题目时,心中微微一震,想着这又该是一部怎样的悲剧呢?或许是受余华《活着》这本小说的影响,一接触到“活着”二字,我不自觉的就会和悲剧联想到一起,于是抱着一种忐忑的心情,读起了这篇小说。读完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不是悲剧!更欣喜的是,在这篇小说中找到了一直以来想留住的“幸运”!

  小说的发生地是中国四大火炉之一的武汉,其故事情节主要是围绕一支体温表因气温过高而爆炸这一无需大惊小怪的事情开始的。小说中的语言很简洁,很朴实,似乎也很随意,甚至有些过于口语化,而正是这样的语言描写出的故事才会是那么得真实,让读者似乎身临其境。如文中写到”太阳这时正一点一点沉进大街西头的楼房后边,余晖依然红亮地灼人眼睛。洒水车响着洒水音乐过来过去,马路上腾起了一片白雾,紧接着干了。黄昏还没来呢,白天的风就息了。这个死武汉的夏天!”这一段文字很形象的突出了武汉的热,热的透彻,令人心忧,尤其是最后一句更是形象的写出了当时武汉人民的心声,虽然文字显得世俗化但却不矫揉造作,这也体现了”新写实“小说的市民化倾向——回归生命原始生活的展示解构附庸风雅、刻意追求崇高的取向,还原生活、贴近现实、使读者能获得一种无距离的亲切自然的阅读快感。这种让人感到非常真实的生活唤起读者的人生经验,使读者的心灵深处产生最隐秘的共鸣和震撼更能引起大众的共鸣,这就是市民生活的本真,也是大多数人生活的本真。

  小说中塑造的人物是淳朴善良的老百姓,很朴实,很真实。如小说的男主人公猫子,他目睹了体温表因温度过高而爆炸的事情,于是逢人就和人家分享这一“大事件”,这可以看出他身上所体现的农村人的憨厚;当燕华抱怨到“老不下来老不下来,地方都给人家占了”时,猫子说“哎你小声点好不好?你这人啦,谁家的竹床自有谁家的老地方。大家都要睡,挤紧点就挤紧点呗”,这可以看出猫子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小伙子,另外,文章末尾“燕华驾驶着两节车厢的公共汽车,轻轻在竹床的走廊里穿行,她尽量不睬油门,让车像人一样悄悄走路”这一细节也体现出武汉人民的善解人意的一面。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小说中展现的老百姓之间的善良的情意就如寒冬里的一股暖流,时刻温暖着我们,指引着我们感受生活中的平凡的幸福。

  文中对于猫子与燕华之间的爱情的描写读来也是令人轻松愉快的场面,没有丝毫紧张的信号,没有恐惧的心跳,虽然平淡,却是阳光明媚。如女人们说“猫子啊,一个怕老婆的毛坏子。”猫子说“怕就怕。怕老婆有么事丑的。当代大趋势。其实呢,是心疼她,上早班多辛苦。”,再如燕华说“你美哩,谁要你陪,我早和人家约好了。”猫子说“谁?和谁?”,燕华说“你是太平洋的警察?——管的真宽。”看似吵嘴的画面却是琴瑟和鸣的事实,看似五大三粗的大男子主义的猫子却是心疼女人的好小伙,看似任性调皮、心直口快的“坏女孩”燕华却是娇羞重义、率真友好的好女人。百姓之间的爱情并不像琼瑶剧那般爱的海枯石烂,但却依然流露着时间的迷香——经久不衰。即使猫子和燕华处在恋爱的阶段,生活也是平凡琐碎的,然而他们却能在这样的琐碎中活出乐趣,以超然的心态过世俗的生活,我想,这种生活的哲学是大多数人应该学习的。

  似乎农村人的生活就是为了生活而生活,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在农村可能永远不会发生城市中的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或许农村人的一生都不会看见灯红酒绿的场景,体验过山车般的刺激,然而,农村人有农村人的情调,农村人有农村人的欢乐,而这种欢乐可能是人生最初的体验,是一种最贴近自然的孩童般的欢乐。如文中对于人们饭后“谈资”的描写,男人们都在谈论着国际新闻,他们畅所欲言,毫无避讳;女人们搓搓麻将,好不惬意。这样的生活不够精彩却足够出色。聚集在街头的市民们生活节奏依然缓慢,生活场景依然平凡,享受生活乐趣的心情依然丝毫未受炎热天气的影响,人们都在以积极的生活态度寻找生活的乐趣,哪怕这样的乐趣在别人眼里是微不足道的。这正是小人物的欢乐,无需想的太多,只需活动快乐,这样豁达的生活情怀才是生活最本真的体现。

  在这篇小说中,作者放弃了文学塑造高雅,追求崇高的终极理想,通过独特的视角, 朴实流畅的语言风格, 冷静客观的叙述态度, 成功地对小人物进行了原生态的描写。面对琐碎的现实, 以零度情感叙写此岸的生存, 来揭示平凡生活的生命本质。在通过对市井生活的世俗风情画卷,展示市民本位的价值观念和乐生主义的生活哲学过程中流露的是作者解构崇高的创作观和反浪漫的世俗精神。人生的基本的物质生活无非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为这些事情而活,这便是池莉的崇高,在小说中处处体现人物对这一崇高的追求以及满足以日常所需的乐趣——平凡琐碎的物质生活、无关痛痒的饭后谈资、大众化的娱乐方式……作者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言来表达人生基本的物质生活和市民化的艺术世界,同时也向读者展示了人生的一个潜规则, 那就是以超然的心态活着, 冷也好, 热也好, 活着就好, 活着就是一种魅力无穷的美学。

  可以说整个小说没有宏大的叙事结构,没有波澜壮阔的故事情节,而是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如果非要描述一下读后的感受,我愿意用王安忆《百合花》中的一句话来概括:早上下过一阵小雨,空气中也带有一股清新湿润的香味。就像小说的题目一样,纯洁得令人不忍触摸,生怕自己破坏了这样一份美好。 最后,想说,人生其实很简单:品读生活,收获情怀,拥抱欢乐!

  (管笑盈 青岛科技大学)

责任编辑:迟璐璐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