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生活的激流在动荡

2016-07-25 10:29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无边的黑暗,无边的寂寞,沉寂的家中打响了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冲击那在无数人骨架上建立起来的旧礼教,洗涤那青年人身上沾染的陈腐之气,一股生活的激流在动荡在激昂。读《家》,读的不仅是一部家族兴衰史,读的更是一部讲述青年们行走在鲜血、泪水与激情铸就的路上,追寻新世界的奋斗史。有时代洪流的冲击,有青春激流的动荡,《家》中那坟墓样的大家庭必然地走向崩溃,走向它自己亲手掘的坟墓。然而他在临灭亡前的垂死挣扎,却使得其中许多青年沦为它的食物、牺牲品。那些可爱的青年因此失掉了青春,在里面受苦挣扎,最终带着一身陈腐的气息走向灭亡。然而却也有那样一些幼稚却有激昂斗志的青年,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冲击着这个禁锢了他们理想、青春的牢笼。于是由死水微澜到惊涛骇浪,由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新旧思想的碰撞交织,生活的激流在那死水样的大家庭中涌动。他原本有理想信念,却被他自己葬送了;他原本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却被他自己亲手切断了;他原本在心中有一位倾慕的女子,却依旧放任父亲以抓阄的方式决定自己的婚姻;他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却因怯弱使自己沦为妻子难产的帮凶。

  觉新,那个可悲可恨的大哥,那个放任自己滑落深渊已无力回头的青年。大家庭的陈规教条与生活的重担早已抽走了这个青年的灵魂,连他最后留下来的一点骨头也腐烂在了那坟墓样的家中,成长起来的是以那“作揖主义”、“无抵抗主义”立身,暮气十足的“大哥”,那个没有个人思想的长房长子。“大哥”不是一个健全的人物,他没有健全的人格,也没有独立的思想,他不过是一个受封建礼教牵引,被那封建大家庭操控的一个傀儡。灾难来临之际毫无抵抗还手之力,灾难过后,望着身边最亲爱人的尸首,只留下几滴无用的软弱的泪水。静水之下有一股活泼新鲜的激流在动荡,那个青年,那个唤作觉新的有志青年却放任自己沉寂于死水。悲呼,觉新!哀呼,觉新!觉新已死,冲破那坟墓样的大家庭的希望只能托付给其他人了,冷眼旁观大家庭的起伏悲欢,我的目光却不由得被那个有着明亮眼睛的青年吸引。我看着他怀着坚定的信念走在黑暗中,孩子似的天真的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我看着他身边逐渐聚集起了一群青年,他们昂首前行,忘却了寒冷,忘却了风雪,忘却了夜。

  那个名为觉慧的青年有着激越的思想、热烈的言论以及带点天真幼稚的行为。他厌恶旧礼教对自己的束缚,他积极参加青年活动,他如饥似渴的阅读进步刊物,他创办报刊,他开办书会,而他的行为毫无意外地受到那封建家庭抵制。那个古老的封建家庭也害怕了吧,因为那腐朽的身躯已经经不起一点波折动荡。在那样的绅士家庭里头,只有吟点诗,行点酒令,打点牌,吵点架,诸如此类的事才是对的,还要再玩弄什么新花样呢。于是觉新们曲服了,于是高老太爷们更加猖狂了。然而觉慧,这个幼稚大胆的封建礼教叛徒却留给了那个所谓的绅士之家一个冷漠坚定的背影。“我们是青年,不是畸人,不是愚人,应当给自己把幸福争取过来。”这是一个有着坚定理想的青年的答复。事实上,觉慧那点幼稚不成熟的思想并不足以让人们敬佩,但他能够凭着一个单纯的信仰大踏步的向一个简单的目标走去,不顾及,不害怕,不妥协,于是他最终冲出了那个崩溃中的旧家庭,雄鹰振翅高飞。作者塑造的觉慧坚韧,勇敢,有坚定的信念,他的思想行为是那死水样的大家庭中动荡的激流,他是一个值得当下我们学习的青年,但他并未被塑造成偶像式的人物,他也有着自己的缺点。因着他那小资产阶级的自尊心,他选择事业而放弃鸣凤(觉慧喜欢的人,高公馆的女仆)间接导致了鸣凤之死;他热心于学生运动,但他对于新思想并没有深刻的研究,对社会情况也没有做详细的调查,他有的只是一些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和青年人的热情,但也正是这些描写从侧面丰满了觉慧的形象,使得他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青年而不是一个空洞的符号。觉慧是那个勇敢冲击封建礼教的青年。觉慧是那个在鸣凤死后在湖边徘徊落泪的青年。觉慧是那个反抗高老太爷封建家长式统治的青年。觉慧是那个在祖父病危时阻止驱鬼扰民的青年。

  在《家》中封建专制的家庭如一座大山压在青年们的头上,男子们尚且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更何况那些始终处于弱势地位的女子呢。从几千年前到现在那段长长的历史浸透了女子的血泪,她们沤尽了心血,做了最后的挣扎,然后无奈地闭上了那还是有火在燃烧的眼睛,而身处那新旧交替的动荡时代的女子,她们的命运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在《家》中,清丽动人的梅表姐因婚姻不如意抑郁而终;温柔可亲的丫鬟鸣凤也难逃被送人的命运;就连那新女性琴也在对母亲的亲情与放弃一切与旧制度决裂的选择中苦苦徘徊。旧的家庭张开大口,吞掉了一个个女子的青春与生命,它不需要防备,因为几千年来从未有反抗,但它终究失算了,那些柔弱的女子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挣脱它的魔掌。从鸣凤跳湖反抗做姨太太的命运到琴协助觉民逃婚,有一股热烈的激流在女子们心中涌动,那是对青春,对幸福,对生命的渴望。柔弱女子的心灵并不柔弱。无论那压迫的铁幕多么沉重,总会有一股生活的激流在动荡,在乱山碎石间冲出一条新的道路,它汇集了无数青年人的热切与渴望,这是对旧秩序的毁灭,这是对新世界的探索,这是对生活的征服,终究有一天它会创出一片新天地。看《家》中的青年们,有一股激流在他们身上动荡。

(李雨薇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王臻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