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评】冯延巳的孤独 

2016-07-28 10:34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唐敬雯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

  命运的风,何尝不也在吹拂、搅乱着我人生的池水?

  南唐是一个必亡的国家,我的人生到头来是悲剧一场。

  (一)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

  我冯延巳,虽两度入相,但在政事上毫无建树,且卷入党争,屡遭打击。我虽多才艺,但在政治上实在平庸,无法力挽狂澜于既倒。我该怎样度过这注定悲剧的一生?

  俯仰身世,所怀万端。我无数次地问自己,得到的却只有那盘郁的无限感慨,无限迷茫和悲怆,抛之不去,拂之还来。

  于是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于是我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我总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即使“常病”,我也“不辞”。这是一种豪迈,一种洒脱。我痛快之极,然而这痛快却是从沉郁顿挫中来,浅人何知?我九死未悔,我在挣扎中奋斗。

  (二)和泪拭严妆

  细雨湿流光,我所度过的、那些随雨飘逝的岁月,也是那样的冷涩恼人。

  国家岌岌可危,我却身居高位。更加高处不胜寒。

  于是我的愁绪不可言说,我的愁思无处排解。

  不是没有尝试过。人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情绪。

  我尝试放下,我徒劳地挣扎,我不停地反省追问。但,愁是那离离原上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的愁思依然无处排解。

  我只能正襟危坐,独自面对一切,“和泪拭严妆”。

  (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当夜色渐起,林梢月上。寂寥人定之后,我一个人,在寒风冷露的小桥上,在无所荫蔽的凄寒里,直立到中宵。

  晚风吹拂着衣袖,宽大的袖子鼓起来了。只有远处那一排排树木在暗淡的月光下影影绰绰,与我相伴。如果不是惆怅满怀,如果没有漂浮其中的丝丝愁绪,这该是多么诗意多么惬意的时刻呀。

  我学不来李青莲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也进不到杜子美“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之境,此时的我,孤孤单单地独立小桥,行人皆已散去,月光洒在我孤单的背影上。在冷冷的月色里,在孤独中,那无尽的忧伤会汹涌而来。

  这种深入骨髓的孤独,我能感受,亦能承受。也许它是另一种美,也许会有后来人,能将它体会。

  (唐敬雯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责任编辑:张芮绮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