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记忆的弦丝

2016-08-19 11:12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邱祝萍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静谧的清晨,阳光洒落在窗沿。早起的鸟儿正吊着嗓子,偌大的图书馆里零星地坐着几个前来自习的人儿。忽然,镜头定格在了一位独坐在窗边穿着蓝色上衣的姑娘身上。她,端坐着,举止十分优雅。桌上放着一本翻开的巴金的《寒夜》。她的手指不时地拨弄着书角。清凌的眸里,时而泛起几滴泪花。原来,她是中文系大二的一名学生,当然,她也是一位文艺女青年。平日里最爱的事情便是翻看各种名家之作,在文学的熏陶下,她也已创作了不少佳作,在校园中有着不小的名气。今天,她自然又是来图书馆寻找灵感的。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图书馆里的人也愈发多了起来。在她的对面坐下了一位长相清秀的男生。她抬眼望了一下,瞬时又沉下头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大约看了三分之一的故事吧,她突然合上了书,抓过笔迅速地在纸上写下自己突发的灵感。“‘相逢若只如初见’,不好不好。”她喃喃自语道,随手涂黑了这几个字,“就叫‘记忆的弦丝’吧,这个还不错。”记忆的弦丝甜蜜却又脆弱,不知何时,它就断了,化成了碎末;也许又在某个时刻,一根新的弦丝悄悄地连接起了现实与过往。一切都那样不经意。许是一个眼神,许是一抹微笑,许是一次梦境吧!想到这里,娇弱的她,嘴角扬起一丝微笑,那微笑很甜很美。她用手支着头,一缕秀发落下来遮住了眉毛。她也不去搭理,望着窗外深思。故事应该怎样呢?她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搜索着脑海中一切可以利用的材料。仅一会儿工夫,她构思结束了,在纸上写下了两个人的名字,“舒萍”和“武俊”。她赋予了这两个名字很好的蕴意。故事就这样展开了。

  故事开始于五年前,他们十六岁,读初三。舒萍是个学霸级的女生,一心扑在学习上,从未有过别的心思。在老师和同学的眼中,她是个乖乖女,更是一个让人怜爱的沉默寡言的女孩儿。而他,武俊,虽出生在教师家庭中,却少有分寸,是一个喜欢捉弄别人的“小霸王”,不过人还挺帅,也因这一点很招女孩子喜欢。在老师的眼里,武俊就像是一块顽石,尽管他学习也很厉害,但实在是太能惹是生非了,常常让老师头疼。即便是他父亲也没有办法。舒萍和武俊完全是生活在两个世界上的人,舒萍第一次见到武俊时就被他捉弄了。在舒萍眼中,眼前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无赖,让人有一种想躲得远远的冲动。可命运就是这样,这对性情完全相反看似没有一丝相同点的人却因班主任的一纸诏令成了同桌。此后,她再未像之前一般平静安然过。课堂上,武俊总能想出各种花招扰乱她的思想,当然,对此她无法容忍,也决不会去忍让。起初,舒萍同他协商,武俊虽嘴上答应得好好的,却总也做不到。一周以后,舒萍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彻底爆发了。她找到班主任,强烈要求更换同桌,老师同意了。随之他们被分到了教室的两极上,中间隔着好几列座位。换座位的那一刻,她很激动,却要强忍着不让武俊看出自己的感受。而武俊,却很气愤,搬桌子的时候他故意把舒萍桌上的书撞翻在地。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换同桌了。没想到舒萍这个平日里看似很怯弱的女孩儿也敢到班主任那里告状。也许就在那一刻,武俊对眼前这个女生产生了些许好感。也许有些事情就是那样奇妙,从这二人分开的那一刻起,每次上课,她总忍不住朝武俊的方向望去,而武俊,也是这样。两人常常对视而笑,似乎课堂上只二人而已。下了课,武俊总会跑到舒萍身边那个座位坐下,闲聊起来。如今的同桌常被挤到其他空着的座位上去短坐一会。忽然有一天,新同桌冲二人撂下一句话:“要不让老师把座位调回来吧。”舒萍听着,没有说话。但她心里很清楚,这是她所希望的。像一个月前换座位一样,心里乐开了花。就这样,舒萍和武俊又成了同桌。而这一次,他们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武俊变成了谦谦君子,至少在舒萍面前是这样的。而舒萍,也早已习惯了武俊那放荡不羁的性格。渐渐地,武俊越来越关心舒萍,舒萍也不拒绝这份关心。单纯的她曾经清纯不容亵渎。现在的她,却在无形中尝了禁果。不过,事情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发展。只一个周而已,这份似爱非爱的感情便以舒萍宣告结束了。她还是那个怯弱的女孩儿,她害怕这一切被班主任知道,更担心会因此害了他们两个人。那天晚自习结束回寝室前,舒萍塞给他一张纸条,就匆匆离开了。黑暗中,只留下武俊一人傻傻地站着。他不清楚舒萍这是怎么了。一切落下帷幕的第二天清晨,当舒萍低着头走缓缓走进教室坐在武俊身边时,她说了一句话:“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声音有些沙哑又透着疲惫,眼睛还肿胀得像个核桃。她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早上又早早离开了寝室,以至于没有一个人看到她的异常。武俊始终低着头,不知道昨晚她是怎样过的。过了好一会儿,武俊才“嗯”了一声,再无别的话。

  此时正是生机盎然的四月,再过两个月他们的初三生活就结束了,迎接他们的将是节奏加快而紧张的初四生活。自那天早上后,舒萍和武俊没再说过一句话,直到考试结束。在返校看出成绩的那天,他们俩再一次坐到一起。似乎早已忘记了之前那件事情,两个人竟谈笑风生,兴奋极了!舒萍喜欢折纸,她做了一只精致的纸篓送给武俊,温柔平和地说:“送你一只纸篓,如果以后有什么烦恼,就写在纸条上扔到纸篓里,让它陪着你度过不开心的日子。”武俊笑嘻嘻地接过纸篓,道了一声“谢谢”。也许舒萍感知到了什么,送给了武俊第一份礼物。武俊还朝舒萍要了一张一寸的照片作为纪念。暑假悄然过去,新的旅程开始了。

  但是,舒萍再也没有在学校里见过这个让她又喜欢又厌恶的武俊。紧张忙碌的生活也让她无暇再去想这些事情,她只想考进自己理想的高中去。一年后,舒萍凭借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县最好的一所高中,并进入了尖子班学习。中考结束的暑假,很闲适。第一次不用写作业,不用上辅导班。一切都那样美好。却有一件事藏在舒萍的心里,那就是武俊。他去哪儿了?舒萍小心翼翼地翻出毕业照,想搜寻那张熟悉的面孔,却发现,没有他。她没有一张武俊的照片,哪怕是一寸的证件照!思绪忽然回到了一年前的那天,武俊曾向她要过一张照片啊!那时她怎么没想到也留一张他的呢?三个月的假期说长不长,很快开学了。她在爸妈的陪同下来到崭新的学校报到,接受更高的教育。舒萍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甚至有多了几个十分要好的异性朋友。他们呵护她关心她,像哥哥疼爱妹妹那样。可是,最近舒萍的脑海里却时常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梦境中她也时常见到那人冲她做鬼脸。只有舒萍知道,她还是没有忘记这个人。她在日记本上记下了思念武俊的次数,一个接一个的“正”字,不知写下了多少个!终于熬过了高中三年,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此时的舒萍却很紧张很慌乱。就在高三寒假考试的前夕,她不断地发生意外。十一月份冬天的一个早上,她起得很早(其实也并不早,当时每天早上五点半上早读),匆忙收拾了一下就从寝室出发了。就在下楼的那一瞬,她眼前一黑,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摔伤了膝盖。一整个冬天都疼得要命。十二月底,马上就要考试了,舒萍偏偏又得了重感冒,连发了两天高烧,吃了药也不见好,只好回家休息了几天才有所缓解。那次考试,她也严重失利了。而年后开学回去,舒萍觉得自己竟有了一些变化。考试频频失利,背东西也不如从前了;做文综题时也常常把题意理解偏,还因此挨了不少批评。面对即将到来的高考,舒萍很担心自己会发挥失常,那样爸妈一定会很失望吧!人世间有些事情就是那样,越想就越容易发生。果然,那年的高考舒萍失利了,而且距离一本线还差了十几分。那年暑假,舒萍一个人躲在家里偷偷哭了好多次。事实已然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呢?最后,只上了一所普通大学,不过唯一让她欣慰的是,她学的专业是她所喜欢的,这让她稍稍宽了心。如今,舒萍已是一名大二的学生了,尽管当时没有考上她理想中的名校,但凭借着自己的天分和努力,在这所大学中,舒萍依旧是同学中的佼佼者。舒萍每日逼着自己做很多的事情,为了梦想不断拼搏,她无心其他的事情。

  又一个春天到了,这已是她进入大学经历的第二个春天了。舒萍的生日在四月,现在距离她的生日已经很近了。舒萍很开心,嘴上却念叨着:“过完生日我就二十一周岁了,天啊,我又老了一岁啦!”随即又发出一串清脆的笑声。期盼已久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早上舒萍很早就爬了起来,打开手机QQ,发现空间里多了好多生日祝福。舒萍躺在床上嘻嘻地笑着。这天恰好是周末,舒萍邀了几个好友一起出去游玩,难得舒萍有这么好的兴致。几个人一直玩到傍晚才回学校。刚到寝室的那一刻,手机响了。铃声是张杰的那首《他不懂》。舒萍拿起手机看了看,是一个上海打来的陌生电话,便随手挂掉了。把手机扔到床上从桌子下面抽出一条凳子在桌前坐了下来,和舍友们闲聊起来。随即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一次舒萍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请问您找谁?”这是她每次接电话的惯用语。 “Hello,生日快乐,小同桌!”电话那端发出一串很有魅力的男生的声音。这声音被身边的舍友听见了,瞎起哄起来。舒萍做了个“小点声”的手势便踱步到了阳台上去。这声音是那么熟悉,即使已经过了五年,舒萍还是能听出来武俊的声音。顿时,她眼里包含着泪水,声音擅抖着。 “谢谢你,你······你最近还好吗?”一时间舒萍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蹦出了这样几个字。泪水瞬间流下了脸颊,滴落在地上。屋内的舍友透过玻璃看到舒萍的样子,立刻也就清楚了这是谁的电话了。尽管不知道那人的名字,但是能让舒萍落泪的人,还是一个异性,猜也能猜出来的。更何况同寝室的六个人中已经有一半都有了男朋友! “我从以前的同学那里要到了你的手机号,今天是你的生日,特地给你打了过来。”那声音里弥漫着温暖与关心。 “谢谢你还记得我,但是,为什么这么久了才想起我来,我以为······我以为你早已忘记了我这个朋友!”舒萍的话语中夹杂着调侃与埋怨。那一晚他们聊了很久很久······ 原来初四那年,武俊转学去了他叔叔教学的那所很有名气的学校读书。后来成绩突飞猛进,高考成绩竟超出了当年理科一本线六十多分。填报志愿时他报的是上海第二军医大,现在也算是名小军人了!可是舒萍,却留在了山东一所普通高校。电话里,武俊说他一直想着舒萍,只是当年的舒萍一心用在学习上,从不上QQ,更没有自己的手机,所以一直没法联系。直到上了大学,他才从以前的同学那里要到了舒萍的手机号,却因军校管理严格大一新生不允许私用手机,一直到现在才打来了第一个电话。舒萍细心地将武俊的手机号存入手机,备注着“小同桌”三个字。那一晚,舒萍睡得很香。她将那尘封已久的记忆重新拼接起来,小心翼翼的将它们存入脑海,生怕再将它们遗失。

  六月的时候,舒萍参加了一个“三行情书”的活动,她在“参赛作品”一栏里写下:温热的夏风熔断记忆的弦丝 凌乱的思绪跳跃懵懂的我们 不料,指尖的轻触散乱了你的身躯 镜头再次定格在图书馆里那个身着蓝色上衣的姑娘身上。她在纸上写下了这些文字,整个过程只两个小时而已。她流泪了,泪水打湿了纸张。她写下的并不是虚构的故事,而是她的经历。她以自己为原型创作了这篇小说,书中的“舒萍”便是她的缩影。在她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那人便是她曾经的“小同桌”。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图书馆。屋外的阳光正好,透过窗户洒在她离开的座位上,留下一道梦幻的光影。校园中,垂柳轻曳,湖面上正泛着阵阵涟漪,正如她此时的心境!

  故事中的舒萍和武俊未来会怎样,她,还不清楚。因为,她,还未经历过!

(邱祝萍 青岛农业大学)

责任编辑:徐扬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