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胭脂烫 英雄寞

2016-11-22 11:18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自从你累了,永远睡着躺在这,我就把这株杜鹃载在这里了。”

  “我知道你离不开它,就让它一直守着你吧,就好像我守着你一样。我怕你孤独,我怕你没人说话,虽然你也不爱说话,没有你,我真的好怕……”

  “杜鹃花又开了,你知道吗?”

  “这几年,我活得太累了,这一次,我来了,就不打算走了,我要一直陪着你,你以后再也不会孤独了。”

  此刻,一把匕首已经进入了她的胸中,血慢慢渗染了她淡青色的长裙,那绝世的容颜顿时苍白如冰,一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下,她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露出了倾世的笑颜,我只为你一个人笑,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秦淮河畔秦楼月,晓风春色欲销魂。

  扬州,一个繁华的代名词,一个人世间的销金窟。众多的游人来此观赏,可是谁又不知让他们的心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扬州这个地方,自从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之后,在短短几十年之间已然成为南方的经济中心,又加上这几百年的发展,到了如今大宋,扬州的繁华程度不言而喻。

  “弄玉轻盈,飞琼淡泞,袜尘步下迷楼。试新装才了,炷沉水香毯。记晓剪,春冰驰送,金瓶露湿,缇骑星流……”一首《扬州慢·琼花》如仙乐般吸引了众多来往行人的驻足,大家都知道这是琴若姑娘的声音,如此曼妙动人。此曲只应天上有,伶伦自愧琴若音。

  “这位大哥,这是谁在吟唱啊?”在翠烟阁门口,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问道。这位大哥听到这句话后,脸上充满了鄙夷,很不屑的说:“你竟然不知道琴若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

  小伙马上回答道:“大哥,我是刚从外地来的,不了解本地情况。大哥能不能告诉一二,小弟感激不尽。”说着,对这个大哥做了个揖。

  “看你初来乍到,我就给你讲讲。这个琴若姑娘是最近翠烟阁刚来的头牌,不知道有多少达官显贵散千金就只为和这位琴若姑娘见一面,想一睹芳容。但是,这位琴若姑娘卖艺不卖身,并且每次出场都用白纱蒙住脸部,众人只能隐隐约约看出琴若姑娘的倾世芳容。这一点谁都没有办法,真是可惜,我要是能一睹其芳容,就算让我死,我也愿意。”脸上不禁露出意淫的神态。

  “经大哥一说,我就更想见见这位姑娘了,多谢大哥。”大步流星,这个年轻人就消失在人海中了。

  “真是啦蛤蟆想吃天鹅肉,多少达官显贵都有你这种想法,可是没有一个做到的,就你一个穷酸小伙。”还没说完,这个年轻人已经看不到了。这位大哥摇摇头,长叹而去。在翠烟阁的一处房间中,装饰及其华丽,罗帷锦绣,香毯锦裘,而且充满了淡淡的百合花香。这是一个女子的闺房,而且这个女子的地位应该很尊崇。

  “公主,你这是何苦作践自己呢?你可是千金之躯啊!虽然陛下已经驾崩了,但是陛下临终前嘱托,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陛下并不希望你为他复仇啊!”在一个身着白“色素裙的女子面前一个清秀的女子说道,而这位白色素裙,以白纱掩面的的女子正是琴若。

  “小兰,你不懂,我大周国归摩尼教掌管,这次西越国不顾摩尼教的威势,灭掉我国,其中必有蹊跷。血海深仇怎能不报,不报灭国亡家之仇,我不能心安啊!有多少个不眠之夜,我多少次梦见父亲惨死的情景,这仇我怎么不报。”琴若不禁留下了双行清泪。

  “可是,公主你是女儿身啊,这太难为你了,”小兰道。 “所以,我才来到扬州,我知道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弱小了,我要通过别的手段报杀父之仇。对了,我让你找的密函找到了吗?”琴若问道。

  “恩恩,找到了,这是陛下唯一留下的信件了。公主请你过目。”小兰此时神情有些许紧张。突然,公主发出了一声冷笑,带着深深的冷意,“果真是他,那可是我最尊敬的人啊!从小他就对我特别好,每次进宫都跟我带许多好吃的好玩的,为什么他要背叛我父亲?我父亲对他亲如手足,他们可是师兄弟啊!一起打下了这大周的江山,况且我父亲待他不薄,可恨啊!” 小兰看到公主惨淡的神情,从她所说的话中也大致清楚了。

  “小姐你说的是龙腾王爷吗?”小兰问道。

  “不要叫他王爷,他是乱臣贼子,怪不得我大周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被西越国所灭,而他也进入了摩尼教总坛,这都是我的好叔叔做的事。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为我父亲报仇。”琴若这时露出狰狞的神情。

  雨绵绵,风萧萧,潇湘夜雨无尽愁。

  “山字剑法,你是杀手残命,好吧,我堂堂卿一门门主死在天下第一杀手剑下,我认了,可是我想问一句,究竟是谁让你来杀我的?我可以出比他更多的钱,请你不要杀我。”在雨水中一个中年人乞求道。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真相的。”说着一剑刺下去,堂堂五大门派之首的卿一门门主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死了,杀手残命也消失在夜雨之中。第二天,卿一门门主独孤贺的死讯被传得纷纷扬扬,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孤独贺得罪了那几个隐世不出的老怪物,结果就被了结了。

  此时,在翠烟阁的一个雅间中,一位大约二十左右的男子在独自饮酒,来到烟花之地竟然在独自饮酒,真是奇怪。只见这男子丰神俊逸,面目清秀,实有齐国徐公之美。再一看,他竟是杀手残命。侍从也不敢打扰,因为每月的初五,他都会来此饮酒,只是一个人,不让任何人相陪。侍从起初也觉得奇怪不已,但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来者即是客,只要给钱,管人家怎么逍遥。

  今天正是琴若姑娘献艺的日子,翠烟阁挤满了人已是见怪不怪了。时间一到,琴若姑娘出来了,仿若天仙,众人痴迷,一袭白色长裙,素纱挽腰,那掩面的白纱更增加了一份神秘感。此时,她正时不时地望向天字二号房,那正是残命独自饮酒的房间,仿佛若有所思。

  一曲之后,今天琴若姑娘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闺房,反而是走到了天字二号房,轻轻的敲门,只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我不是说过任何人不要来打扰我吗?同样的话我不会说第二次。”

  琴若平静说:“一招山字震沧海。”残命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

  “出来吧。”残命说道。

  虽然琴若总是以白纱掩面,但是那美是掩盖不住的,残命也有点失神了。随之清醒过来,问道:“说吧,怎么认出我的?”琴若欣喜说道:“你果然是天下第一杀手残命,看来我的押注押对了。”

  “那又怎么样?你要杀我吗?”残命无所谓的回答道。

  “小女子不会武功,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况且就算我会功夫也不是你的对手啊!”

  “残命先生,你能否听我讲一个故事?这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事。”琴若问道。

  “快点说,我的时间有限。”残命依旧面无表情。

  “有两个师兄弟,从小在一起学武,后来学有所成,希望能创出一份事业,就加入了一个组织,借助组织的力量,这兄弟俩真的创造了属于他们的帝国,大哥做了皇帝,兄弟做了王爷,二人一同管理江山,可是好景不长,这个帝国被另一个国家所灭。大哥死了,师弟却逃了回到了以前组织的总部,对此事再不过问,继续他的荣华富贵。”琴若神色有点惨淡了。

  “你说的大周和西越之间的战争吧,我对他们的争斗不感兴趣,谁死谁活不关我的事。我想知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残命说道。

  “想必你已经知道的我的身份,我就是大周的公主,作为一个皇家人,我见过父亲收集的天下所有奇人异士的信息,当中就包括你的资料和画像,起初我不敢相信,年级轻轻就有如此武功,但是孤独贺之死这件事让我相信了。”琴若道。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残命问道。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你帮我捉住了龙腾,我要亲手杀了他。”琴若说道。

  “这我做不到,你还找别人吧。”说着就要离开这房间。

  “你有什么条件,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包括……包括我自己。”琴若泪腔说道。残命有点心跳了,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杀人的时候也不会心跳,竟然被这个女子吓到了。这也难怪,毕竟血气方刚,还没经历过男女恋情。一时默然,径直走出门口,匆匆离开翠烟阁。琴若顿了一会,就跑出房间追去。残命可能被刚才的一幕吓住,警戒的心竟然放下了,不知后面有人跟着他。

  扬州城外,一个山清水秀的山谷中,在半山腰有所简陋的木屋,估计一般人不会来这种地方,不过这个地方也算是鸟语花香,绿树葱葱,白云袅袅,小径通幽,也是个佳境。山路转弯处,残命发觉有人跟踪他,就躲着旁边的一个大树上,琴若一转弯,一股凌厉的掌风扑面而来,看到这女子的姿态,残命赶紧收掌,顿时那掌风将那白纱卷起,琴若那倾世的容颜竟然被他一览无余,琴若也瞬时倒下了。

  在片刻的纠结之后,残命无奈把她抱回去了,看到如此弱女子,竟也同情她的遭遇,但是不禁想起师傅临终前说的话,突然琴若醒了,睁开了双眼,他赶紧转身,说:“为什么要跟踪我?”

  琴若说:“我需要你的帮助。”

  残命回道:“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你赶紧走。”

  琴若不知为何,冥冥中觉得他一定会帮助自己,说道:“要么你帮报杀父之仇,要么你就杀了我吧,反正不能报仇,我也不想活。”

  残命说:“我不杀妇孺,我不会杀你,当然我也不会帮你。”

  只见屋里放着一盆杜鹃花,开的是那样的红艳,如血般的红,红的是那么诡异,真是杜鹃啼血血染成,但是缺少了热度,多了几丝凉意。

  琴若见他油盐不进,就寻思其他的想法,就说到:“要不你教我做一名杀手吧。”

  残命冷着脸,说:“这不适合你,你不要再烦我了。女人就是那麻烦。”

  “我可以帮你洗衣服做饭,你就留下我吧。”琴若几乎是乞求的语气。

  残命说:“我不需要。”

  琴若就硬着脸皮留着了这里,翠烟阁也不回了,有小兰在那里顶着。残命每天就檫拭的杜鹃花,细心照料;琴若给他做饭,作为一个公主,从来没有做过饭,每次都弄得浑身油烟,特别那十指也变得红肿了。残命看在眼里,却仍装的若无其事,但是心里已经慢慢地被感动了。

  这次,琴若又拿他的衣服去洗,他压抑不住了,准备去夺过来,就握住了琴若的手,四目相对,那一瞬间仿佛经历了千世,残命赶紧松手,两人顿时都脸红了,赶紧转身,默默地站着。

  突然残命说道:“我这次要出去办一件事,你就留在这吧,我会马上回来。我不喜欢欠人情,我会通过别的方式帮助你的。如果你要走,我也不留。”

  琴若愣了一会,说道:“我在这里等着你。”

  残命也迷茫,心想:把她一个女子留在这里也不太安全,该怎么办?随口说道:“你跟着我吧!”但是一切的事都要听我的。琴若听了,激动万分,低声道:“恩恩。”

  两人收拾了一下行李,残命抱着那盆杜鹃,就离开这里下山去了。微风阵阵,丝丝扣入心扉,阳光洒遍大地,光之精灵在树丛之间来回跳荡,到处是一片绿意盎然。琴若本是个活泼善良的女孩,只因国破家亡,使得她的性情发生了变化。但是,这一段时间和残命生活在一起,过着平淡的生活,倒也使她暂时淡化了仇恨。虽然二人不怎么说话,但是关系明显变得更加亲密,他们之间的气氛也更加活跃了。二人走在林间小道上,琴若知道他的性格,如果你不主动跟他说话,他是不会说一个字的,总是冷冰冰的,就主动问他:“喂,你不会本名就叫残命吧?这么血腥的名字倒是挺适合一个杀手的,不过,你的真名叫什么?”

责任编辑:张潇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