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培养就业联动机制如何打破资源局限

2017-01-09 11:28来源:搜狐媒体平台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招生、培养和就业环环相扣形成了联动机制,为学校招生计划制定、质量评估、专业设置、人才培养方案调整等工作提供重要依据。

  招生、培养、就业是高校人才培养的三大环节,三者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生源的优劣直接影响人才培养质量,人才培养质量的高低影响学生就业率,就业率的高低又反过来影响学校的生源质量。其中,就业作为尤其重要的一环,是反映人才培养质量的窗口,毕业生的就业状况可以直接指导招生计划和培养方案的制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积极推进招生、培养、就业联动机制建设,以就业指标为主,整合招生指标和第三方数据指标,对就业率和就业质量较低专业削减相应的招生计划,切实提升学校的综合竞争力。

  招生、培养、就业联动机制如何依据学校特色而建?如何以就业“出口”调控招生“入口”?刺激之下,专业是否真能积极响应、扭转颓势?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招生就业处处长吴炜向《麦可思研究》(以下简称《麦》)介绍了北二外的数据整合理念和专业改进经验。

   《麦》:北二外的毕业生培养特色和就业特色是怎样的?

  吴炜:北二外于1964年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指导创建,历经教育部、外交部、国家旅游局和北京市政府先后参与建设。总体来看,北二外是以外语为基础,以旅游为特色,文学、法学、经济学综合发展的应用研究型外国语大学。我们的目标是立足首都,辐射全国,走向世界。所以如果从行业来看学校的就业特色,第一,我们优先满足国家战略里对于外交外事人才的需求;第二,由于人才培养上具有旅游特色,我们有不少学生进入了旅游行业;第三,还有一部分学生进入了非外语和旅游相关的企业,这部分学生的就业主要集中在商业、金融业、教育业以及互联网行业。如果从就业地域来看,北二外的学生大概80%到90%都留在北上广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另外从这两年整体毕业生的去向来看,我们学校的深造率比较高,可以达到30%至40%,高于其他学校在深造率上的平均比例。

  在做好国家大战略的支持、服务好北京的情况下,整体而言,我们的学生就业质量很高。但我们也深知,促进毕业生充分就业与高质量就业,事关高校自身的可持续发展,需要持续投入。学校期望,在就业率稳定在98%甚至更高的前提下,继续提高就业质量和签约率。因此,学校未来的就业工作也需要第三方机构来帮助我们找出问题点,以便我们更好地促进相关工作。

   《麦》:第三方评价可以为学校的就业工作发挥怎样的作用?

  吴炜:由于校领导对就业工作的重视,以及各个院系和人才培养部门对就业工作的重视,学校在毕业生培养质量跟踪调研方面有较为完备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这是我们开展毕业生短期培养质量跟踪评价工作的重要前提。

  毕业生真正的求职期是从毕业前的一年延续到毕业后的一年,但学校没有精力对毕业生进行这么长时间的大规模调查。所以我们希望借助第三方的专业服务,打破资源局限,了解毕业生真正的就业状况,从而改进学校的培养体系。

  其次从公正性和发现问题的角度来说,如果高校自己统计自己的数据,作为利益相关者,高校不一定能站在公正的角度统计数据,可能会漏掉一些数据监测的死角,难以发现问题,对数据的评估不够深入和权威。引入第三方评价可以弥补高校在这一方面的力量不足,帮助学校真正从内部找到人才培养上的一些问题,激发各专业的改革动力。在《毕业生培养质量评价报告》完成后,我们不仅会将报告抄送给所有校级领导,包括校长、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主管学生工作的副书记,还会抄送给各二级学院的领导班子,为他们的教学管理提供参考。

  第三方评价是北二外多维度的培养质量数据体系中的一个重要方式。在数据收集、数据解读和数据反馈阶段,第三方机构都能发挥专业作用。第三方评价不仅可以帮我们纵向和学校自身相比发现问题,还可以通过横向和同行学校比较发现差距。我们希望通过实实在在的数据对比,了解北二外与同类院校在数据上的差异度,找到人才培养改进的方向,以此作为我们决策体系的参考和补充。

  《麦》:您提到,会将毕业生调研报告反馈给各院系进行处理,学校整个数据反馈的流程具体是怎样操作的?

  吴炜:从学校教学的角度来说,招生、培养、就业其实是一体的。若高校的就业出现问题,我们通常认为要看两方面:一个是市场需求的外因问题,另一个是学校人才培养的内因问题。从这两方面入手,北二外构建了一套招生、培养、就业联动机制。我们把北二外的三十多个专业按就业率和签约率的指标划分成三大块,前三分之一、中三分之一和后三分之一。对专业进行就业指标的划分过后,再结合招生分数、一志愿率和报到率等三个招生的指标,以及第三方的数据指标,做成一份专业排名表。整合了招生和就业两方面指标以后,我们希望能以出口调整入口,以入口的调整倒逼专业进行学生培养模式改革,提高教学质量,进而提升学生的就业实力和学校的综合竞争力。

  招生、培养、就业联动机制是个老概念,但由于牵扯因素复杂,真正实践的高校不多。北二外为了能切实运用好这一机制,做了很多尝试和努力。举例来说,我校某专业由于就业数据相对较差,学校曾大刀阔斧地进行过调整,将该专业的两个班变成了一个班。由于改革力度大,在初期曾对该专业整个教学工作有较大冲击。后来学校调整了改革的思路,采取了“小步慢跑”的策略。根据招生、培养、就业联动机制,学校每次对排名为后三分之一的专业给出5%至10%的削减比例,对专业进行“弱刺激”。削减的名额可以奖励给排名前三分之一的专业,也可以给新增的专业。如果每年某专业在招生联动的体系中总是落后,学校会按照第一年5%、第二年10%的力度去削减。与之前直接削减50%的做法相比,按“小步慢跑”的方针进行的削减计划,将专业削减到50%需要用三年的时间。这种削减方法更温和、更能被人接受。在这个过程中,各个专业会认真思考,专业的出路在哪里?专业的课程设置是否需要创新?

  对于有问题或落后的专业,学校会持续跟进专业的改进情况。我们也发现,在招生削减的刺激下,专业能给出积极的反应,通过实施多种举措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以就业和招生的数据调整学科建设的这种联动机制目前还不完善,因此我们也提出留一条“绿色通道”。如果某些专业对学校重大事项做出了贡献,或者某专业已经有了较大改变且做出了特色,学校也会认可专业的改革精神,放缓调整的力度。在专业进行改进以后,学校还会给专业做增量的调整。但如果专业不作为,一直落后,学校会继续对它进行削减,推动专业进行反思和改革。

 

责任编辑:厉麦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