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高铁漫谈

2017-07-27 10:25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杨亦睿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大约在两三个月前,经过漫长的等待与期盼,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接到了公司的offer,成为了一名准高铁工程师。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的内心瞬间被久违的欣悦与激奋填满。

      高铁早已变得家喻户晓,并且晋升为人们出门远行的首要选择。在那些还没有铁路的年代,一切遥远距离的跨越都是奢望,而在高速铁路、动车技术发展迅猛的当下,高铁不仅仅给我们带来时空的缩短与方便快捷,还有一种精神与心理上的依赖。

      记得从前的火车还没有银白色的外壳和尖尖的车头,在童年中依稀的印象是长长的,跑得快的铁盒子。那个时候的火车很高,在幼小的我的眼中就显得尤为高大。很小的时候,每当有远方的亲戚来探亲,家人就抱着我去火车站接送。那时的火车站嘈嘈杂杂,人们七手八脚提着行李一路小跑地“赶”火车,我伏在家人的肩头,看着周围的人群慌张地来往,耳边充斥着此起彼伏的汽笛声。过了一会儿,只听得远方传来一阵尖锐而刺耳的汽鸣,随之而来的就是厚重的轰隆声。火车由远及近,然后缓缓停下,最后发出“呲----”的一声。紧接着就是跨越两座城市,捱过漫长等待和牵挂的相聚。再大些,父亲常年在外地出差,每到放假,母亲都会带我坐上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去到父亲工作的那个城市。于是,假期就成为了我的另一种期待,也被标上了别样的意义。我记得在火车上推着小车贩卖食品的阿姨,记得从她口中飘出的平淡而低沉的叫卖声,也记得萦绕在鼻尖的泡面诱人的香气,谁料想那火车上的泡面后来竟成为永远依缩在我记忆深处的童年味道。有的时候我趴在窄窄的卧铺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过道里偶尔过往的乘客,而有的时候我则坐在对面的折椅上,欣赏车窗外不断向后飞驰而过的光景。等到入夜了,车灯被调成昏暗,我就在床上慢慢睡着,枕着铁轨和一夜轻轻的颠簸。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高铁,我们坐的是刚刚取代古老的“绿皮车”的“红皮车”,但那时的火车在我眼里似乎是被施了神奇的魔法,能牵起一座跨越时空的亲情与思念的桥梁。

      而现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发展最快、系统技术最全、集成能力最强、在建规模最大、运营里程最长、运营速度最高、产品性价比最优的国家。中国高铁也已然成为“中国现代工业的代表”,它不单单是国人智慧与汗水的结晶,更是中华民族力量与内心的凝聚,它也不仅仅代表一种交通工具,更代表着当今中国的科技水平与时代精神。在几代人的不懈奋斗下,中国高铁走过了一段从制造走向创造、从探索走向突破、从追赶走向引领的崛起之路。中国高铁如今已经是中国闪亮的“外交名片”,和载人航天、载人深潜、登月工程、超级计算机、北斗卫星一起,成为创新型国家建设的标志性成就。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高铁装备必将加速国际化、全球化的发展,中国高铁也将会成为影响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社会变革与发展内生动力的“强力引擎”。在秀丽河山中奔游呼啸的长龙,在延绵大地上飞驰穿梭的巨箭,那是中国高铁,它载着国人热烈殷切的期盼,载着中国高铁事业腾飞而不屈的梦。

      在高铁、动车发展迅速的今天,高铁早已与我们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此时此刻,或许就有人正坐在舒适凉爽的车厢里开始了美好而惬意的旅行,它以各种角色方式参与我们的生活,无时不刻地不在融入我们的生活。但也或许有人正处于一段意义截然不同的旅途中:他可能迫于生活压力背井离乡前往某个城市谋求生存,又或者为了心中梦想背负一肩行囊去向未知远方。此时,高铁对于他的意义远不只是一个交通工具那么单薄,高铁作为一种空间媒介,在帮助他们实现距离跨越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陪伴,一种情结和一种寄托。当我们踏上列车的那一刻,我们心中总有一个目的地,那里或许有异地的恋人,远方的亲朋,抑或有牵挂的父母,久违的家乡,当我们怀揣着某种情感坐在车厢里的时候,高铁不单单是我们身体的载体,更是我们情感的载体,那一刻它所带给我们的慰藉远大于实际意义本身。所以,高铁在融入我们生活的同时,实际上也在融入我们的回忆和感情,它在我们的生命中以某种特殊形态存在着,而不仅仅是一个工具,一个过客而已。

      高铁是智慧文明的产物,是时代进步的产物,也是科技与社会发展的产物。它穿插在我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造福我们的生活。我相信中国高铁一定会一路高歌继续前行,载领我们改变世界,同时也改变我们自己。

责任编辑:刘聪聪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